机器人写作背景下职业记者存在价值探析

  基于算法技术的机器人写作程序,改变了传统议程设置的模式。传统的议题主要是职业记者根据当时的新闻热点、国家宣传部门的纲领、媒体间的议程设置、新闻价值的高低、自身积累的工作经验来进行设置。编辑记者根据新闻价值和媒体定位,统筹整体社会舆论环境进行稿件的筛选。在新闻写作程序出现之后,传统媒体从业者的部分工作将由算法来完成,比如内容筛选和过滤。但是跟人类职业记者相比,写稿机器人不具备大局意识,哪些新闻可以报道,以什么样的方式报道,何时报道最合适,报道之后会产生何种效果,机器人都无法进行判断。

  机器算法的工作原理是以目标受众的需求和浏览兴趣为导向,一方面就新闻题材来说,机器人根据用户浏览新闻的足迹为其精准画像,撰写并重复推送符合用户兴趣爱好和生活需求的新闻稿件,长此以往受众就可能会深陷自己所编制的“信息茧房”,或者说是产生“回声壁”问题。典型的案例就是今日头条,今日头条的标语“你关注的,才是头条”,所以说“你”自己就是“茧房”的铸造者,而“你关注的”即你的兴趣爱好就是你自己的“新闻价值”。当用户长时间接触同类信息时,就会强化自身原有观点和兴趣爱好。同时,仅以用户兴趣作为内容衡量标准很容易为用户造成“很多人都有这种价值取向” 的印象[2]。用户深陷“雷同之海”所以会导致用户的视野无法打开,成为“井底之蛙”。另一方面就新闻价值来说,根据格伯纳提出的“教养理论”,新闻的作用不仅仅是传递信息更具有社会教化功能。新闻媒体一个重要的职责就是把受众应该知道的信息准确无误的传达,比如政府制定的关乎群众切身利益的福利政策、国家出台的关于社会纪律的法律条例等等。但是,人工智能新闻生产和推送模式更加关注用户个人的兴趣爱好,没有将受众应该知道却还不知道的信息传达给受众,忽略了更加重要的社会公共利益。所以缺少人工干预的机器写作程序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传统的新闻价值标准,使大众媒体的公共服务职能受到严重的影响。

  所以,职业记者应该恪守新闻专业主义将新闻价值作为筛选审查新闻稿件的标准,传播对国家、社会、群众有价值的新闻。机器人不具备新闻价值判断的能力,所以判断新闻价值,设置议程,引导社会舆论必须由职业新闻从业者来完成,机器人无法代劳。

  机器人有自身的优势,但其局限性也是客观存在的。在人工智能媒体时代,职业记者有独特的存在价值,新闻作品需要的是有温度、有情感、有人性的写作,机器人写作的算法和模型再精准,它也无法代替人工干预。

  [1]郝雨,李林霞.算法推送:信息私人定制的“个性化” 圈套[J].新闻记者,2017(2).

  [3]谢萍萍.“机器人新闻写作”倒逼全媒体记者提高素养[J].新闻研究导刊,2017,8(5):178.

  [7]冉明仙,刘然然,邓利武.机器人写作背景下新闻记者的生存空间分析[J].新闻研究导刊,2015,6(20):11-18.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TAG标签: 春思 创作背景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