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石敬瑭将幽云十六州割让给契丹?

  后唐长兴四年(公元933年),后唐明宗李嗣源驾崩,第三子李从厚继位,是为后唐闵帝。当时,凤翔节度使李从珂(李嗣源的养子)和河东节度使石敬瑭都拥兵自重,后唐闵帝对他俩不放心。为削弱他们的势力,遂下令二人对调。李从珂不服,在凤翔起兵反叛。李从厚派兵,结果士兵反水,李从珂兵临洛阳。李从厚仅率数骑出逃,路遇石敬瑭,因其随从指责石敬瑭,石杀其随从,囚其于卫州。不久,李从珂杀了李从厚,改元清泰,自立为皇帝,即后唐末帝。尽管石敬瑭帮李从珂除掉了李从厚,但李从珂对石敬瑭仍猜疑颇大,石敬瑭亦忧心重重,二人矛盾日益尖锐。为试探李从珂,石敬瑭于后唐清泰三年(公元936年)四月,以身体羸弱为由,乞解兵权,调往他镇。这正合李从珂之意,便准石敬瑭之请,徙其为天平节度使。群臣得知,相顾失色,均感乱之将至。

  石敬瑭认为我不兴乱,朝廷发之,安能束手于道路?遂决意起兵造反。大将刘知远,掌书记桑维翰也有此意。于是,石敬瑭先上表指责李从珂是后唐明宗李嗣源的养子,不应承祀,要求让位于许王李从益(明宗第四子)。后唐末帝撕裂其表,削其官爵,并以建雄节度使张敬达为太原四面招讨使,将兵五万,以攻晋阳(今山西太原)。石敬瑭一面于朝廷内部从事策反活动,一面由桑维翰起草奏章,向契丹求援:请称臣,以父事契丹,约事捷之后,割卢龙一道及雁门关以北诸州与契丹。对此种认敌作父、卖土求荣的行径,连其亲信大将刘知远也表示反对说:称臣可矣,以父事之太过,厚以金帛赂之,自足致兵,不必许其土田,恐异日大为中国之患,悔之无及。然石敬瑭一意孤行,正愁没机会南下的契丹主耶律德光喜出望外,立即领兵来救石敬瑭,最后大败了后唐军队。后晋天福元年(公元936年)十一月,耶律德光作册书,封石敬瑭为大晋皇帝,改元天福,国号大晋(史称后晋),契丹主耶律德光自解衣冠授之。石敬瑭遂即位于柳林(今山西太原市东南)。

  石敬瑭称帝后,很守“信用”,割幽云十六州给契丹,并称比他小十岁的耶律德光为父皇帝,每年进奉帛三十万匹。被后人所谴责的主要是割让土地,不仅使中原失去大片领土,而且使契丹轻易占领了长城一带的显要地区,此后,契丹便可以长驱直入直到黄河,中间没有了抵抗的天然屏障,给中原百姓带来无穷的灾难,贻害长达四百年。

  幽云十六州是:幽(今北京市)、蓟(今天津蓟县)、瀛(今河北河间)、莫(今河北任丘)、涿(今河北涿县)、檀(今北京密云)、顺(今北京顺义)、新(今河北涿鹿)、妫(音归,原属北京怀来,今已被官厅水库所淹)、儒(今北京延庆)、武(今河北宣化)、蔚(今山西灵丘)、云(今山西大同)、应(今山西应县)、寰(今山西朔县东马邑镇)、朔(今山西朔县)。

  从石敬瑭在太原柳林称帝始,卢龙节度使北平王赵德钧,厚以金帛贿赂契丹,亦欲倚仗契丹以取中原,仍许石敬瑭镇河东。契丹主因当时困难重重,欲许赵德钧之请。石敬瑭闻讯大惊,急令掌书记官桑维翰见契丹主。桑维翰跪于契丹主帐前,自旦至暮,涕泣不立,苦苦哀求契丹放弃赵德钧之请。契丹主从之,并说桑维翰对石敬瑭忠心不二,应该做宰相。石敬瑭遂以桑维翰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

  后晋天福元年(公元936年)十一月,石敬瑭攻入洛阳,李从珂而死,后唐亡。天福二年(公元937年),晋朝迁都汴梁,翌年(公元938年),升汴梁为东京开封府。时晋朝新得天下,藩镇多未服从,战火频发,府库空虚,民间贫穷,但契丹仍贪求无厌。为解决财政危机、巩固政权,石敬瑭采纳了桑维翰的建议,推诚弃怨,以抚藩镇;训卒缮兵,以修武备;务农桑,以实仓库;通商贾,以事货财;卑辞厚礼,以事契丹。

  石敬瑭对于契丹百依百顺,非常谨慎,每次书信皆用表,以此表示君臣有别,称耶律德光为“父皇帝”,自称“臣”,为“儿皇帝”。每当契丹使臣至,便拜受诏敕,除岁输三十万布帛外,每逢吉凶庆吊之事,不时赠送好奇之物,以致赠送玩好奇异的车队相继以道。

  石敬瑭虽推诚以抚藩镇,但藩镇仍不服,尤耻臣于契丹。大同节度使判官吴峦,闭城不受契丹命。应州指挥使郭崇威,挺身南归。

  天福二年,天雄节度使范廷光反于魏州(今河北大名东北),石敬瑭令东都巡检张从宾讨伐,但张从宾与之同反。

  侍卫将军杨光远自恃掌管禁军,干预朝政,屡有抗奏,石敬瑭常屈意从之。天福四年(公元939年),杨光远擅杀范廷光,石敬瑭因畏惧杨光远,以致不敢法问。

  天福六年(公元941年),成德节度使安重荣上表,指斥石敬瑭以父礼事契丹,困耗中原,并表示要与契丹决一死战。石敬瑭发兵斩安重荣,并将其头送与契丹。

  称帝之前,石敬瑭不管是对自己,还是治理地方政务,都很节俭。但做了皇帝后就奢侈起来,他的宫殿都用黄金、美玉、珠宝等物装饰得富丽堂皇,原来的首都在洛阳,后来又嫌其破旧,就将都城迁到了汴州(今河南开封),将汴州升为东京开封府。

  石敬瑭为人辩察,多权术,好自矜大,对契丹百依百顺,对百姓却凶恶狠毒,为了百姓的反抗,他下令制定了许多残酷的刑罚,如割舌头,将人肢解,灌鼻子,放在锅里蒸煮等,用刑十分残酷。

  石敬瑭晚年尤为猜忌,不喜士人,认为他们不为国家出力,反而为子孙谋利益。由是,如后唐一样,专任宦官,使宦官大盛。由于吏治腐败,朝纲紊乱,以至民怨四起。

  游牧在雁门以北的吐谷浑部,因不愿降服契丹,酋长白承福带人逃到了河东,归刘知远。天福七年(公元942年),契丹遣使来问吐谷浑之罪,石敬瑭既不敢得罪手握重兵的刘知远,更不敢得罪“父皇帝”,由此忧郁成疾,做了七年“儿皇帝”的石敬瑭,于六月在屈辱中死去,时年五十一岁。

  石敬瑭死后,养子(侄子)石重贵继位,沿用天福年号,天福九年(公元944年)七月改元开运。石重贵不肯向契丹称臣,契丹攻后晋,开运三年(公元947年)十二月,契丹占开封,后晋灭亡。石重贵敢于同契丹开战,也算是有点骨气,可惜长城一带的天然屏障已被他爹送人,而他身边也无可用之人,失败也就注定了。这也算是对石敬瑭卖国造孽的因果报应吧。国破后,石重贵被送往契丹,允许在建州(今辽宁朝阳西南)居住,北宋乾德二年(公元964年),石重贵病死,终年五十一岁。

  综观历史,古今中外,凡出国土的人,都没有好下场。而靠出卖国土炼成的“儿皇帝”石敬瑭,当然也不会有好下场了。(本篇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TAG标签: 李从厚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