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民主是圈子文化的校准器

  过去两年的反腐败运动有个显著特点:腐败分子被挖出后,往往带出一大堆。官方媒体最近已有秘书帮、石油帮、山西帮的明确称谓、命名。《人民日报》1月5日的文章“清正官场须远离圈子文化”认为,当前官场上的这种圈子文化与唐朝的牛李党争、北宋的新旧党争、明末的东林党争、清末的帝后党争一脉相承,历史的教训是,这些王朝“最终都在党争内耗中丧失了发展机遇,加深了统治危机”。

  这篇文章认为,良性的民主法治是祛除圈子文化的决定性力量,而今天仍然存在的圈子文化,则系遗毒流弊仍未肃清。从发现、分析到解决问题,这篇文章的意见表达都是清醒的。

  圈子文化的形成,与地方领导人的家长制作风有密切关系。这种独断专行的作风在一定范围内之所以盛行,说到底与党内民主和人民民主的不完善密切相关。

  民主制度的不完善,主要表现为民主范围不够宽广。体现在干部任用上就是实质上的举荐制仍占主导地位,拥有举荐干部权力的地方领导人,其个人看法在干部任用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这为那些心术不正的地方领导人留下了上下其手的巨大空间,小圈子、小团体、团团圈圈由此产生。

  从人性角度来说,哪怕是一个正直无私的地方领导人,如果要推进一项重要工作,也需要任用信得过的下属以降低沟通成本,而不大可能考虑任用一个并不熟悉其能力和品行的下属,加大工作中的各种风险。人性的局限是形成圈子的原因之一。

  从人的认知能力来讲,牛津大学人类学家罗宾•邓巴教授经过多年的观察和研究发现,大多数人最多只能与150人建立实质关系,其中大部分还是朋友和亲属,只有少部分是同事,这就是有名的“150定律”。换言之,在一个禀赋一般的地方领导人熟悉的150个人中,大部分是朋友和亲属,只有极少部分是同事。因此从科学发现的角度来说,一个领导人铁面无私而又能够对同事知人善任是非常困难的。举荐制下,形成圈子有其科学研究的依据。

  一个地方领导人要想在工作中破解圈子文化带来的负面影响,必须突破150人魔咒,其办法就是限制举荐制,让更多的人参与识别更多人的能力和品行,从而分担干部任用的巨大风险。这是一种扩大民主范围的方法。这种方法同时要求,在一个团体之内,当人数超过150人上限时,需要更加严格的规则、法律以及强制性的规范,也就是在扩大民主的同时,必须强化法治建设。

  正如《人民日报》文章所言,圈子并不可怕。邓巴教授的研究表明,形成圈子有其科学依据。而圈子文化的产生,是人类认知能力局限的天然属性使然。就像外在的强制性规范是克服人性弱点的不二选择一样,圈子文化的负面效应,也必须用民主的方式予以克制和稀释,用法治的方式为民主保驾护航。不在民主与法治上下工夫,圈子文化的负面效应随时都会爆发,阻碍政治生活的健康运行。

  我是日本东北大学电影学博士后张竑,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问我吧!

  我是日本东北大学电影学博士后张竑,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问我吧!

  我是日本东北大学电影学博士后张竑,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问我吧!

TAG标签: 东林党争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