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御史办案铁面无私皇上的特赦令在他这里居

  薛存诚是唐河中宝鼎(治今山西万荣县西南宝鼎)人,因受家庭的熏陶,自幼好学,长于诗赋。

  他在公元785年参加了朝廷的科举考试,最后高中进士,随后入仕。一开始在节度使府中任幕僚,后来逐渐升迁,到最后,竟官至御史中丞,这时,他就是一个朝廷大员了。

  公元813年,是唐宪宗朝。这一年长安城中发生了一起恶劣的刑事案件,有一个人被杀,被杀后还被肢解,抛尸各处。其中在厕所中发现了一条胳膊,一条腿。

  这个案件很严重,凶手无疑是犯了十恶的重罪。按照《唐律》的规定,十恶大罪具体指:谋反、谋大逆、谋叛、恶逆、不道、大不敬、不孝、不睦、不义、内乱。其中严重危害他人生命安全手段残忍的犯罪,归于“不道”之罪中。

  由于性质恶劣,京兆尹派出精干人员去破案,由于上下都重视,所以没过多久案件就破了。但这起碎尸案一开始大家看到的只是一个线头子,随着案件的逐渐深入,线团出现了。牵扯到朝中高官,于是。皇帝下诏,由御史中丞薛存诚、刑部侍郎王播和大理卿武少仪联合审理此案。

  原来司空、同平章事于頔久留长安,郁郁不得志,希望到藩镇任职。当时,有一个叫梁正言的人,自言是皇帝亲信宦官、枢密使梁守谦的同宗。据梁正言自己吹嘘,在京城没有办不成的事,上到朝廷,下到坊里,只要他梁正言一出马,事情肯定成功。为什么他如此神通广大,秘密根本就是公开的,他朝廷中有人,当朝的大人物、枢密使梁守谦正是他的族人。

  于頔让身为太常丞的儿子于敏拿上厚礼贿赂梁正言,想通过他好和大宦官梁守谦拉上关系。但是,梁正言可能根本就是满嘴跑火车,钱收了,事始终没给办。于敏反复催促,梁正言无限推拖,最后逼急眼了,承认事情办不成。事办不成,那退钱呀。但是很不幸,钱也没有了。

  于頔父子这才意识到是上当受骗了,于敏气愤已极,约见梁正言,梁正言躲着不敢见,只派来了个家奴,于是于敏在激愤中指使家奴杀了梁正言的家奴,并肢解了他。具体动手的是官家沈璧、家奴犀牛和刘干。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审理清楚了。最后的结果是杀人犯沈璧、犀牛和刘干被处决,于敏流放岭南,于頔提前退休。

  这个事件水落石出了。但在审理此行贿受贿案中,又无意中扯出一个和尚来, 此和尚名叫鉴虚。他平日里专意结交朝中权贵、宦官,收受贿赂,横行不法。但由于他的关系盘根错节,手眼通天,所以官府一直不敢过问。

  在审梁正言、沈壁一案时,薛存诚捋着线索,对鉴虚也进行了收审。一审理,得知前永乐县令吴凭曾托鉴虚行贿给已故宰相杜黄裳。此外,杜黄裳还通过鉴虚接受邠宁节度使高崇文巨额财物。这些事情一经落实,薛存诚就将鉴虚逮捕下狱,定成死罪。

  这一下可捅了马蜂窝,一时间朝中贵要,地方权臣,纷纷向唐宪宗求情,力保鉴虚。这么多人求情,众情难违呀。于是唐宪宗特下诏赦免鉴虚。但没想到薛存诚拒不执行,并把诏书奉还。

  第二天,唐宪宗又下诏要亲自提审鉴虚。薛存诚一看特使来了,心里就明白了,这是来要人了。果然,中使说皇上诏令,当今圣上打算当面责问这个僧人,并不是要释放他。

  薛存诚明白,皇帝现在嘴上说得很好,只是拿人过去问话。可你问完话,把人给放了,我到哪里要人去?总不能把你皇宫给搜个遍吧。

  薛存诚只得来了个王八咬人,死不松口。他对宦官说道:“鉴虚的判决已经下发,罪证确凿。如果陛下一定要当面释放这个僧人,请先将我杀掉,然后再将他放走。否则,我定然不肯接受诏命。”(“陛下必欲面释此僧,请先杀臣,然后取之,不然,臣期不奉诏。”《资治通鉴·唐纪五十五》239卷)

  中使一看遇上这么个犟种,也无计可施。只好乖乖回去复命。唐宪宗听到宦官的回话,很生气。心说,居然我的面子都不给,真是目无圣上。刚要发飙问罪。

  此时站在傍边的宰相李绛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我朝如此刚正之人,越来越少见了。”

  唐宪宗一听,对呀。我朝不正需要这种刚正无私的好干部吗?于是口气一变,下诏嘉奖薛存诚。薛存诚随后将鉴虚鞭笞处死。

  薛存诚不仅敢于惩办权奸,而且还勇于雪冤良善。在此前他任御史小丞时,江西镇监军高重昌诬奏本镇所辖信州刺史李位谋反。谋反为重罪,唐宪宗当即下诏调李位回朝受审。薛存诚觉得此事有冤情,在李位回朝后,他一日向唐宪宗三次上表,要求将李位交付御史台审讯。唐宪宗准允了他的请求。薛存诚接案后经过认真审查,认为李位无罪,特为其昭雪。

  由于薛存诚忠于职守,尽心尽力,后来升迁为给事中。他这一走,御史中丞的位子空了出来,但实在是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于是对宰相说,执法不徇私,没有人能代替薛存诚,于是又任薛存诚为御史中丞。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