衫袖背后美丽的眼睛-任见《丝路密码》045

  郡守接着说:“秦皇一统后,推行郡县制。平凉地方,南部华亭、崇信划归内史,其余分属于陇西和北地两郡。”

  郡守道:“我朝高祖登基,承秦之制,地方行政区划仍为郡、县两级。武帝年间,从北地郡分出安定郡,领二十一县,从陇西郡分出天水郡,领十县。设十三刺史部以辖各郡。此为天水郡产生的渊源。”

  郑众说:“我朝先帝年间,政区略有调整,将原北地郡十一县划归安定郡,废安定、爰得二县,其地设临泾县。”

  抗桂向大家说:“欢迎这几位远道而来的客人参加我等学问集会。他们不是胡人,他们来自西天边的大秦。他们喜欢我大汉家的丝绸,喜欢我大汉家的文字和说话,也来求郑先生的学问。昆塔,昆塔男爵。”

  昆塔施礼道:“拜见郑先生,拜见抗大人,拜见各位官长。这是我们商队的伙伴,普拉斯,迈克尔,他们跟我一样,爱大汉朝廷,爱大汉的知识。”

  普拉斯说:“皇上接见了我们,给我们商队题词:使通万里。夸奖我们,远行万里的商客,是大汉的友好使者。”

  昆塔坐的时候,小丝公主正在把遮面的细纱撩开一些。昆塔看到了小丝公主,不由得眼睛一亮,惊喜地伸长了脖子,但他很快抑制了自己的姿态,不使周围的人有所疑惑。

  刘小丝当然看到了昆塔,她羞羞地低下头,旋即又抬起来,将细纱拉了拉,遮住自己的鼻子和嘴巴,将大眼睛闪了出来。

  惊喜不置的昆塔不敢暴露自己的心思,但又确实忍耐不住,佯装整饬肩头的衣服,望向小丝那里。

  郡守说:“我们盼望的时刻来临了,千载难逢的学问机会来临了,请郑先生为我们讲经。郑大人十二岁即随父研习《左氏春秋》,广泛涉猎,学识渊博,各种经典,无所不晓。入仕后,除忙于公务和讲学授徒外,仍致力于经学研究。著有《春秋难记条例》 ,还正在百忙之中作系列论文《春秋引注》 。

  “郑先生是博古通今的学者,更是值得我们敬仰的英雄。永平七年,北匈奴骑兵再犯我大汉边境,焚烧城邑,杀掠百姓,以至多处城镇白天都要紧闭城门,百姓受害甚重。皇上派郑先生为使节,出使北匈奴。

  “郑先生到北匈奴后,北匈奴单于狂傲凶蛮,竟然命郑先生行跪拜之礼。郑先生极力维护大汉使者尊严,据理力争,拒不叩拜。单于因而大怒,将郑先生软禁,断绝水火,不给食物,意图这样逼迫郑先生屈服。

  “郑先生拔剑自誓,宁死不屈,丝毫不做让步。单于恐惧,才不再威逼,更派使者随同郑先生赴洛阳……”

  昆塔佯装听讲,眼睛的余光望着刘小丝的方向,但又怕他们之间的不少坐客看出端倪,因而他也不断地将头转向另一方的屋角。

  刘小丝以手加额,将宽袖遮了面孔,却以另一只手撩起袖幅,偷偷地看着英俊的昆塔。

  这里显然是个大的迎送机构,有人在洒扫驿庭,饮马梳毛,有人在统计马匹的饲养情况,有人在检查修理官家的车辆或给车轴加油,更不断地有东来西去的邮卒身背文书布袋匆匆地奔进来或匆匆地奔出去。

  每一档驿马、驿车到站,必须双人记录驿马的肥瘦康疾,驿车的新旧残损,列出明细,分别用于驿站自己存档和报上级备案。

  “东城贩营”商队级别高,规摸大,这些任务更重更细,驿站和当地军事部门都要提供地接服务,忙碌可想而知。

  昆塔听不懂中国经义,他也无心听讲。他捡过屋角那块小小的瓦片,在普拉斯的指导下,用尖刀在上面刻出了六个汉字:“后半天,郊外见。”

  郑众讲经完毕,大家出门的时候,昆塔故意落在后面,找机会把瓦片递给了刘小丝,刘小丝不动声色地接在手里,紧紧握住……

  任见,著有《巫文化诠讲录》《华夏姓氏源流》《中原移民史线卷)《任见:武则天》(10卷)等著作逾80种合计三千余万字,曾在中外多家媒体开设文化、文学专栏,台湾出版有《洛阳往事》《曹操传》(繁字版380新台币)(晶冠出版社等),并有院线公映电影及供央视电视剧,另有大量论文、散文、中短篇小说、杂文、书画评论等。

TAG标签: 我朝高祖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