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孝武本纪中不介绍刘彻打败匈奴等大事情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完汉武大帝就去看史记的,会不会有这样的疑问:为什么孝武本记多记鬼神而无其它?请看下文:

  今本《史记》并非史公完璧,这一点自《汉书 艺文志》就有记载,已成定论。但是在哪些篇目亡缺以及何人补缀上却众说纷纭,亡缺原因更是茫然莫知。按《汉书》的说法是“十篇缺,有录无书”。其篇目则多从魏人张晏之说,为《孝景本纪》、《孝武本纪》、《汉兴以来将相年表》、《礼书》、《乐书》、《兵书》(今本《史记》无《兵书》而有《律书》)、《三王世家》、《傅靳蒯成列传》、《日者列传》、《龟策列传》。但也有不少人提出异议。至于亡缺原因,大体有“武帝怒削”和“十篇未成”两说,但都缺乏可信的依据。如东汉卫宏即认为,“司马迁作《孝景本纪》,极言其短及武帝过,武帝怒而削去之。”这显然缺乏依据。《史记 太史公自序》说:“诸侯骄恣,吴首为乱,京师行诛,七国伏辜。天下翕然,大安殷富,作〈孝景本纪〉。”从自序看《孝景本纪》对景帝平定吴王刘濞为首的“七国之乱”维护汉朝国家大一统的历史功绩是充分肯定的,对其后的社会安定、经济发展也给予颂扬,不至“极言其短”。武帝在孝景时为太子,即位时年仅十七岁,尚未成年,不会有什么大过。如果说《孝武本纪》(《自序》称《今上本纪》)可能

  对武帝有所讥刺,或许触怒武帝,但《封禅书》同样有对武帝的批评,为何不删削呢?《日者》、《龟策》等列传总不至于批评武帝,为什么还亡失了呢?“十篇未成”说如唐人刘知几认为“十篇为草创未就之作”,更不值一驳。因为《史记 太史公自序》已经详列篇目、字数,故不可能还有十篇没有完成。其他解释更是难以自圆其说。

  是什么原因造成《史记》如此大量地散亡呢?这要从《史记》的成书、流传和何时散亡说起。司马迁元封三年任太史令,元封六年开始 写作《史记》,七年后即天汉二年遭李陵之祸而受腐刑,其后忍辱负重,发愤著述,至作《报任安书》的征和二年(其年代下文有考),其书已成,意欲“藏之名山,传之其人,通邑大都”(《报任安书》),又说“藏之名山,副在京师,以俟后世圣人君子”(《太史公自序》)。但是,从《报任安书》的语气看,当时了解司马迁写作《史记》的人并不多。司马迁在这封信中说:“仆窃不逊,近自托于无能之辞,网罗天下放失旧闻,考其行事,稽其成败兴坏之理。上计轩辕,下至于兹,为十表,本纪十二,书八章,世家三十,列传七十,凡百三十篇。……仆诚已著此书……”从语气上看,此前似乎连司马迁的好友任安也不知道司马迁写《史记》的事。再则,《史记》是一部洋洋数十万言的鸿篇巨制,著之竹帛良非易事,而且直至宣帝朝宣帝之子东平王刘宇上书求《太史公书》,大将军王凤还执意不允。因此可以断定,《史记》在成书后

  相当长的时期里,并没有流传开来。那么《史记》成书后保存在什么地方呢?从“副在京师”的说法看,可能是保存在政府秘阁。对于汉代的秘阁藏书制度,笔者未暇详考,但在唐代有时有集贤院藏书“皆以副本进”的制度,这也可能是沿袭前代的旧制,汉朝或许即有此种规定。那么,“副在京师”就是说《史记》的副本保存在内府秘阁了。《汉书 司马迁传》说:“迁没之后,其书稍出,宣帝时,迁外孙平通侯杨恽祖述其书,遂宣布焉。”而宣布《史记》的杨恽被腰斩处死,其罪名就是“前为光禄卿不敬”,或许正是因为传布了本应保密的国史吧?(《史记》最初虽为私家著述,但既然被皇家书府收藏,就为国家所有了,杨恽据以“宣布”的很可能是司马迁的原本)但这种“宣布”范围也不会太广,仅限于王侯卿相、博士大夫之流而已,只不过使之冲出了皇家书府的禁囿。由于当时条件的限制,即使是达官贵人也很难完整地抄录出一部《史记》,只能根据条件和爱好节录部分篇章。

  至于“有录无书”的“录”,前人已经考证,为河平三年光禄大夫刘向校中秘书时所作的提要。《汉书 艺文志》载:“刘向校经传,每一书已,辄条其篇目,撮其指意,录而奏之。”《艺文志》又说:“会向卒,哀帝复使向子歆卒父业,歆于是总其书而奏其《七略》。”《艺文志》就是根据《七略》编写的,“有录无书”也应是以《七略》为据。可见至刘向校书时《史记》尚未残缺,否则无法作录,而到了

  刘歆作《七略》时就已非复完璧了。这样就可以把《史记》部分篇目散亡的时间大致确定在成帝河平三年到刘向辞世之间。据《汉书》本传,“向卒后十三年而王莽代汉”,可知刘向死于 哀帝建平三年,即公元前4年。

  《汉书 艺文志》说:“成帝时书颇散亡。”看来这一时期散亡的书籍不止《史记》一种。《艺文志》即有“《夹氏传》十一卷有录无书”的记载。有些散亡的书可能后来又从民间补足了,那些流传不广甚至是孤本的书散亡后就无从弥补,只能仅存书录,成为永久的遗憾了。《史记》、《夹氏传》大约即属这种情况。 历史上,书籍大量散亡仅秦焚书、东汉董卓之乱等战乱情况下才会出现。成帝时没

  有战乱,而且非常注重图书的搜集保存和整理,曾“诏求天下遗书”(《汉书 成帝纪》)。笔者读。《汉书 》帝纪、《五行志》,见其中对皇宫、陵园、宗庙的火灾记载连篇累牍。由此想到皇家藏书亡失的最大可能就是火灾,特别是对于古代的竹木简和帛书来说更是如此。西汉藏书秘府为石渠阁。《三辅旧事》记载:“石渠阁

  在未央大殿北,以藏秘书。”《汉书 成帝纪》记“永始四年夏四月癸未,未央宫东司马门皆灾。”《汉书》记火灾,有“灾”与“火”之别。《康熙字典》解释“灾”为“天火也”、“害也”,应是比较重大的火灾。《汉书 王莽传》:“莽曰:‘夫地有震有动,震者有害,动者不害’。”或许《汉书》中“火”与“灾”的区别也在于害与不害吧? 可见凡言“灾”,则损失严重。《汉书》中可见多处“……灾皆尽”的记载。因此可以断定永始四年癸未的大火一定损失巨大。而靠近未央宫的

  石渠阁很可能也被殃及。部分书籍可能被火或者因避火转移而丢失或散乱,也可能两者兼而有之。缺失十篇中,《景》、《武》两纪相承,《汉兴以来将相年表》与《礼书》、《乐书》、《律书》连篇。《日者列传》和《龟策列传》前后相接,紧承《律书》的《历书》亦有人怀疑是后人补作,而且不无道理(说见后文)。再往

  后的《天官书》和《傅靳蒯成侯列》传等多有混乱之处。这也许是因为这些书存放的地点首先被火,有的抢救不及,被火焚毁,有的部分烧坏,后人补足,也有的简牍错乱散失,重新整理时,尚存部分不能各归其所,缺失部分只能以意补之,无法完全恢复其原貌。另外,有些篇什虽然公认 不是太史公原作,但其中的“太史公曰

  ”等语句又确似司马迁的语言风格,这可能是被火之后,有些简册尚可辨认,遂被补作者保留到补作中的缘故。总之,只有火灾才能合理地解释《史记》大量散亡,以及《史记》研究中与此有关的聚讼不休的问题。而在《史记》散亡的年代里,又发生了一场在藏书地点附近的大火,这其中的因果关系就非常明显了。

  今本《史记》并非史公完璧,这一点自《汉书 艺文志》就有记载,已成定论。但是在哪些篇目亡缺以及何人补缀上却众说纷纭,亡缺原因更是茫然莫知。按《汉书》的说法是“十篇缺,有录无书”。其篇目则多从魏人张晏之说,为《孝景本纪》、《孝武本纪》、《汉兴以来将相年表》、《礼书》、《乐书》、《兵书》(今本《史记》无《兵书》而有《律书》)、《三王世家》、《傅靳蒯成列传》、《日者列传》、《龟策列传》。但也有不少人提出异议。至于亡缺原因,大体有“武帝怒削”和“十篇未成”两说,但都缺乏可信的依据。如东汉卫宏即认为,“司马迁作《孝景本纪》,极言其短及武帝过,武帝怒而削去之。”这显然缺乏依据。《史记 太史公自序》说:“诸侯骄恣,吴首为乱,京师行诛,七国伏辜。天下翕然,大安殷富,作〈孝景本纪〉。”从自序看《孝景本纪》对景帝平定吴王刘濞为首的“七国之乱”维护汉朝国家大一统的历史功绩是充分肯定的,对其后的社会安定、经济发展也给予颂扬,不至“极言其短”。武帝在孝景时为太子,即位时年仅十七岁,尚未成年,不会有什么大过。如果说《孝武本纪》(《自序》称《今上本纪》)可能

  对武帝有所讥刺,或许触怒武帝,但《封禅书》同样有对武帝的批评,为何不删削呢?《日者》、《龟策》等列传总不至于批评武帝,为什么还亡失了呢?“十篇未成”说如唐人刘知几认为“十篇为草创未就之作”,更不值一驳。因为《史记 太史公自序》已经详列篇目、字数,故不可能还有十篇没有完成。其他解释更是难以自圆其说。

  是什么原因造成《史记》如此大量地散亡呢?这要从《史记》的成书、流传和何时散亡说起。司马迁元封三年任太史令,元封六年开始 写作《史记》,七年后即天汉二年遭李陵之祸而受腐刑,其后忍辱负重,发愤著述,至作《报任安书》的征和二年(其年代下文有考),其书已成,意欲“藏之名山,传之其人,通邑大都”(《报任安书》),又说“藏之名山,副在京师,以俟后世圣人君子”(《太史公自序》)。但是,从《报任安书》的语气看,当时了解司马迁写作《史记》的人并不多。司马迁在这封信中说:“仆窃不逊,近自托于无能之辞,网罗天下放失旧闻,考其行事,稽其成败兴坏之理。上计轩辕,下至于兹,为十表,本纪十二,书八章,世家三十,列传七十,凡百三十篇。……仆诚已著此书……”从语气上看,此前似乎连司马迁的好友任安也不知道司马迁写《史记》的事。再则,《史记》是一部洋洋数十万言的鸿篇巨制,著之竹帛良非易事,而且直至宣帝朝宣帝之子东平王刘宇上书求《太史公书》,大将军王凤还执意不允。因此可以断定,《史记》在成书后

  相当长的时期里,并没有流传开来。那么《史记》成书后保存在什么地方呢?从“副在京师”的说法看,可能是保存在政府秘阁。对于汉代的秘阁藏书制度,笔者未暇详考,但在唐代有时有集贤院藏书“皆以副本进”的制度,这也可能是沿袭前代的旧制,汉朝或许即有此种规定。那么,“副在京师”就是说《史记》的副本保存在内府秘阁了。《汉书 司马迁传》说:“迁没之后,其书稍出,宣帝时,迁外孙平通侯杨恽祖述其书,遂宣布焉。”而宣布《史记》的杨恽被腰斩处死,其罪名就是“前为光禄卿不敬”,或许正是因为传布了本应保密的国史吧?(《史记》最初虽为私家著述,但既然被皇家书府收藏,就为国家所有了,杨恽据以“宣布”的很可能是司马迁的原本)但这种“宣布”范围也不会太广,仅限于王侯卿相、博士大夫之流而已,只不过使之冲出了皇家书府的禁囿。由于当时条件的限制,即使是达官贵人也很难完整地抄录出一部《史记》,只能根据条件和爱好节录部分篇章。

  至于“有录无书”的“录”,前人已经考证,为河平三年光禄大夫刘向校中秘书时所作的提要。《汉书 艺文志》载:“刘向校经传,每一书已,辄条其篇目,撮其指意,录而奏之。”《艺文志》又说:“会向卒,哀帝复使向子歆卒父业,歆于是总其书而奏其《七略》。”《艺文志》就是根据《七略》编写的,“有录无书”也应是以《七略》为据。可见至刘向校书时《史记》尚未残缺,否则无法作录,而到了

  刘歆作《七略》时就已非复完璧了。这样就可以把《史记》部分篇目散亡的时间大致确定在成帝河平三年到刘向辞世之间。据《汉书》本传,“向卒后十三年而王莽代汉”,可知刘向死于 哀帝建平三年,即公元前4年。

  《汉书 艺文志》说:“成帝时书颇散亡。”看来这一时期散亡的书籍不止《史记》一种。《艺文志》即有“《夹氏传》十一卷有录无书”的记载。有些散亡的书可能后来又从民间补足了,那些流传不广甚至是孤本的书散亡后就无从弥补,只能仅存书录,成为永久的遗憾了。《史记》、《夹氏传》大约即属这种情况。 历史上,书籍大量散亡仅秦焚书、东汉董卓之乱等战乱情况下才会出现。成帝时没

  有战乱,而且非常注重图书的搜集保存和整理,曾“诏求天下遗书”(《汉书 成帝纪》)。笔者读。《汉书 》帝纪、《五行志》,见其中对皇宫、陵园、宗庙的火灾记载连篇累牍。由此想到皇家藏书亡失的最大可能就是火灾,特别是对于古代的竹木简和帛书来说更是如此。西汉藏书秘府为石渠阁。《三辅旧事》记载:“石渠阁

  在未央大殿北,以藏秘书。”《汉书 成帝纪》记“永始四年夏四月癸未,未央宫东司马门皆灾。”《汉书》记火灾,有“灾”与“火”之别。《康熙字典》解释“灾”为“天火也”、“害也”,应是比较重大的火灾。《汉书 王莽传》:“莽曰:‘夫地有震有动,震者有害,动者不害’。”或许《汉书》中“火”与“灾”的区别也在于害与不害吧? 可见凡言“灾”,则损失严重。《汉书》中可见多处“……灾皆尽”的记载。因此可以断定永始四年癸未的大火一定损失巨大。而靠近未央宫的

  石渠阁很可能也被殃及。部分书籍可能被火或者因避火转移而丢失或散乱,也可能两者兼而有之。缺失十篇中,《景》、《武》两纪相承,《汉兴以来将相年表》与《礼书》、《乐书》、《律书》连篇。《日者列传》和《龟策列传》前后相接,紧承《律书》的《历书》亦有人怀疑是后人补作,而且不无道理(说见后文)。再往

  展开全部1。可能有缺漏,但我认为不大可能。北伐匈奴在司马迁看来还算是当代的事情,所以就不写进历史了。

  2。司马迁与刘彻关系不大好,司马迁不想为这个让自己受宫刑的皇帝歌功颂德。

TAG标签: 我朝 邓公本纪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