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将羊侃临危受命 在“侯景之乱”中力挽狂澜

  侯景攻到建康城下时,梁武帝萧衍、太子萧纲都傻了,那些固若金汤的城池怎么像面粉一样脆弱?那些英勇善战的将士怎么像老鼠一样胆小?那些豪言高调的臣子怎么像乌龟一样缩进了头?,,一个长期坐冷板凳、平时沉默寡言的替补站了出来,他叫羊侃。曾经的恩怨都随风去,危难时更显英雄本色。

  导读:一个长期坐冷板凳、平时沉默寡言的替补站了出来,他叫羊侃。曾经的恩怨都随风去,危难时更显英雄本色。

  侯景攻到建康城下时,梁武帝萧衍、太子萧纲都傻了,那些固若金汤的城池怎么像面粉一样脆弱?那些英勇善战的将士怎么像老鼠一样胆小?那些豪言高调的臣子怎么像乌龟一样缩进了头?

  一个长期坐冷板凳、平时沉默寡言的替补站了出来,他叫羊侃。曾经的恩怨都随风去,危难时更显英雄本色。

  羊侃是泰山梁父(今山东泰安东南)人,祖辈、父辈都在北魏做官,羊侃也做到泰山太守。他力气狂大,能拉开300公斤左右的硬弓;曾抓起两个巨大的石像,相互撞击,直到打得粉碎。他虽然看起来是个猛男壮汉,但动作轻盈,据说能跳到9米高的墙头上。

  北魏宣武帝一次开玩笑地问:大家都说你力大如虎,那你怎么姓“羊”呢?你能学个老虎的样子吗?

  羊侃趴在地上一声吼,大殿上的灰尘纷纷下落,皇帝和大臣被他的“狮子吼”震得掩住了耳朵。羊侃停下后,宣武帝看他刚才双手抓过的石砖,留下了10个小坑。

  他从小喜欢读儒家经典,有学者的风度。他的父亲一直希望能回到南方,33岁时,羊侃投奔了梁朝。

  可惜梁武帝只相信亲人,羊侃虽然被任为侍中、尚书等官职,也打过几次仗,但大部分时间在“跑龙套”,一晃20年就过去了。

  侯景刚出寿阳时,已经53岁的羊侃建议:可以命令2000人驻守江南的采石矶,命令邵陵王迅速袭击寿阳,这样,侯景前不能渡江,又退不回大后方,自然瓦解。

  萧衍、萧纲此时乱抓救命稻草,终于想到了羊侃,紧急任命他为侍中、军师将军,总负责台城的防卫,赏赐黄金五千两、白银万两、绢帛万匹。

  羊侃把这些钱和自己的家财全部分给城内的将士,同时在全城散布重大消息:朝廷刚刚接到从城外射来的书信,邵陵王萧纶、西昌侯萧渊藻的援军已经到达近郊。

  叛军把台城团团围住,这已经是梁朝最后一道防线,侯景也以为这是最后一步,准备开庆功会了,发动起疯狂的冲刺。

  哪知道这一步太难走了,如同放慢镜头一样。侯景不停地变幻招数,羊侃是见招拆招,全部化解。

  火攻。侯景派人纵火焚烧大司马门、东华门、西华门等各个通往台城的大门;羊侃让人在城门上凿开几个洞,从洞中往外浇水,扑灭了大火。

  砍门。叛军又拿着长柄的大斧猛砍大门,羊侃让人拿着长矛从大门洞中往外猛戳,刺死了两个砍门的士兵,其余的人吓得退去。

  毁墙。侯景推出新型武器,制造了几百个“木驴”,这种“木驴”有一丈多长,六条长腿,外面蒙着浸湿的牛皮,下面藏着几十个士兵,躲在下面推进到城墙下,准备把城墙挖出大洞。羊侃让人从城上抛下大石头,把“木驴”砸得稀烂。

  侯景又把“木驴”改成尖顶的,石头一砸,就顺着滚下来,使不上劲。羊侃让人在箭头上绑上火把,浇上油,点上后射向“木驴”,一会儿就把所有“木驴”烧毁了。

  侯景又造出十多丈高的移动楼房,准备站上高楼上朝台城里面射箭。羊侃说:这种车子太高了,外面的壕沟刚刚填平,土质松软,到了城边,肯定要倒下。

  侯景刚到城下时,向城内射去箭书,说:朱异依仗皇上的恩宠作威作福,这次就是他陷害我。陛下只要处死朱异等几个人,我就立即退兵。

  梁武帝准备杀了朱异。萧纲劝阻说:这是侯景找的借口,杀了朱异,叛贼肯定不会退,我们还会遭后人耻笑,等到平定叛乱后,再杀不迟。

  侯景见城内没有上当,下令狂攻。但又遇到羊侃这个硬骨头,死了无数人也前进不了一厘米。故伎重施,又想骗梁武帝,再次向城内射去书信,说:一杀朱异,我掉头就走。

  羊侃理都不理,向城外射出公告,说:哪个能杀死侯景,侯景现在的位置就是他的,另外赏一亿万钱,布帛、丝绸各一万匹。

  在城内的朱异对侯景恨得要死,自己像东郭先生,差一点被中山狼吃了,一定报仇。他向梁武帝建议:主动出兵,鼓舞士气,好好教训一下反贼。

  羊侃赶紧反对说:现在肯定不行,出的人太少,不足以击败敌人;出的兵太多,一旦失利,全城人心动摇。

  老不死的梁武帝还是听朱异的,派了1000多人出战。还没有交手,官军就往回逃,大半人不是死了就是被俘。

  羊侃的儿子羊鷟也在其中。侯景喜出望外,得到个稀罕宝贝,侯景派人把羊鷟绑到城下,对羊侃喊:你再不投降,杀了你儿子。

  侯景气得把他押回去。几天后,不甘心,又把羊鷟带到城下,羊侃看到后说:你不是早死了吗?怎么还活着。

  说完弯弓就要射向羊鷟。叛军气得没办法,只好把羊鷟再押回去。侯景从心里佩服羊侃,一直没有杀羊鷟。

  为了从心理上击垮台城,在侯景的策划下,萧正德登基即位,立世子萧见理为太子,以侯景为丞相。萧正德把女儿嫁给侯景,又拿出家财作为军资。

  台城内的军民无法判断真假。在太子萧纲和羊侃的劝说下,梁武帝登上台城,向大家挥挥手。

  侯景焦头烂额,急得团团转,突然想到一计,那些城内来投降的人中有一部分是高官家的奴仆,可以大做文章。侯景把他们全部赦免为平民,同时拎出个典型朱异的奴仆。侯景把朱异的家财都赏赐给了他,并且提拔为“仪同三司”(享受三公的待遇)。

  侯景让他骑着高头大马,穿着锦袍到城下显摆。这个小人得意洋洋地骂朱异:你辛辛苦苦干了几十年,也就是个中领军;我刚侍奉侯王爷,就得到仪同三司了。

  这一招很毒,金钱、地位来得太容易,城中几千名奴仆晚上跳墙逃了出来,跑到侯景大营。侯景满脸堆笑地迎接了他们,奖给不少钱,又编入军队。侯景开始只有8000人,但几次大战后,军队人数一直没有降,还在增加。

  侯景本来信心满满,以为建康已经是囊中之物了,所以想在南方人心中留下彬彬有礼的好印象,不许士兵骚扰百姓,做人民的子弟兵。10多天过去了,一直用的是石头城储存的粮食。

  现在已经渐渐见底,吃饭成了问题,侯景也顾不上君子的形象了,允许士兵出去抢劫。

  就在此时,各地的援军从四面八方涌来,侯景成了三明治中的馅,似乎陷入到绝境。

TAG标签: 侯景之乱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