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侯景之乱”以来江南的黑夜即将过去黎明

  有了此人的承诺,侯安都胆气也壮了,带着手下疯狂冲击敌军侧翼,企图冲垮敌军阵型。电影《让子弹飞》里面有句台词很经典,叫“步子迈大了,容易扯着蛋”。以前柳仲礼吃过这亏,现在轮到侯安都了。混战中,侯安都不幸坠马,随后齐军看好机会,纷纷围拢过来,准备将这个敌军大将生摘活捉。目前,侯安都只有两条路可选,一是乖乖做俘虏,还有就是拔剑自刎。不过,电视剧中最喜欢设定这么一个情节:大将身陷重围,一名小将突然杀出,力挽狂澜。真实的历史也喜欢上演这类反转剧情。

  只听一声断喝,一员小将单枪匹马杀入敌阵,如入无人之境。紧接着,包围侯安都的齐军纷纷倒下,鲜血四溅,其他活着的齐军都看呆了。此人奋不顾身地救下侯安都后,又迅速杀出敌人包围圈,所向披靡,锐不可当。在这位小将的左冲右突之中,原本羸弱的北齐士兵立刻阵形混乱,溃不成军北齐士兵纷纷往长江边逃去,梁军乘胜追击,被梁军斩杀以及混乱中被自己人践踏而死的北齐士兵不计其数。好不容易有人逃到江边,却因为不会游泳最终淹死在江里。当然,也有水性好一点的幸运儿能够逃脱,其中就有那位四姓家奴任约。

  战后,活下来的齐军士兵才得知,原来这员骁勇善战的小将名叫萧摩诃。他十三岁便上了战场,曾创下和陈霸先手下诸位名将单挑完胜的纪录。他原先是蔡路养的手下,后来被陈霸先收降。但齐军不知道,这次战争并不是萧摩诃最辉煌的一次战役,接下来,这只“江东虎”将会继续刺激着北人的神经。无论是北周还是北齐,日后一提起萧摩诃,都将是无比的恐惧和胆寒。

  此战,北齐十万大军几乎全军覆没,伪军头目徐嗣徽这次运气没那么好了,连同弟弟徐嗣宗一起在阵前被斩,头颅还被挂起来示众,建康城的百姓得以一睹这位甘当北齐走狗的汉奸尊容。他和他的亲戚王僧辩一样,以反面人物的形象被写进了史书。至于其他以萧轨、东方老为首的北齐汉军将领,共计四十六名,全部被陈霸先擒获。萧轨本以为以陈霸先的仁义,落在他手里应该比落在自己那个疯子皇帝高洋手里要好些。

  只不过,此时的陈霸先对北齐的出尔反尔怒火中烧陈霸先一直以来宽厚待人,却屡屡遭到敌人的挑衅。一个人的忍耐终究是有限的在这一刻,他终于爆发埋藏已久的愤怒。他下令,将这四十六位将领统统斩杀。遭遇两败的高洋无计可施,只能拿陈霸先留在北齐的人质—侄子陈昙朗出气,一刀送其去见了他的先父。消息传到建康,陈霸先漠然良久,这个结局他似乎早已预料到:谁让你是陈霸先的侄子?如果陈昙朗和他不是叔侄关系,未必会死得这么惨,可偏偏老天让他生在陈家,他亦只能成为兼顾全局利益的牺牲品。

  这一战,高洋并吞江南的美梦彻底破灭,直到北齐灭亡,其军队都未能再次越过长江。这一战让多年饱受北方人欺凌的梁朝扬眉吐气,从此无须再担忧北齐的挑鲜,更不需要向高洋俯首称臣了。这一战,北齐军队中唯一一支汉人部队被彻底消灭,北齐的汉人门阀失去了可以依靠的武装力量,随着后来杨愔集团被娄昭君彻底铲除。北齐完全沦为鲜卑化国家,在胡化的路上再难回头。

  这一战,陈霸先也达到了人生的巅峰,战后,他被加封为丞相、录尚书事、扬州牧、义兴公。他庄严地向三吴之地的人民宣告:“从永嘉之乱起,北来侨民在江南的统治结束了,江南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与陈霸先一样,这次战役后,江南本土人士推翻了北来侨民和鲜卑胡虏的双重压迫,正式登上了政治舞台,江南百姓自己当家作主的时代来临了。

  当然,这场战争的深远影响是高洋永远无法体会到的。就是这么一场战争,最终改变了两个国家的命运。但他清楚,自己在一个错误的时间、一个错误的地点和一个错误的对手,进行了一场错误的战争,而他终将为这场战争的结果买单。虽然陈霸先阻挡了北齐的入侵,可梁朝依旧是四分五裂的局面,许多历史遗留问题还有待解决。就目前来说,梁朝除去被西魏、北齐吞并的领土,剩下的基本由湘州的王琳、江州的侯瑱、广州的萧勃和陈霸先所割据。只有消灭掉前三者,陈霸先才算是严格意义上巩固了现有的南朝。好了,以上就是我们今天说的全部内容了,感谢您的阅读,我们下个故事见。

TAG标签: 侯景之乱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