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京和奉天哪个指沈阳?哪个指辽宁?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热河(今承德)都统耆英在举国上下一片禁烟声中,于道光十八年四月十八日(1838年6月10日)就任盛京(今沈阳)将军。

  盛京,即今辽宁省沈阳地区,是清王朝入关前的京城。顺治元年(1644年),清王朝统一全国,建都北京。由于盛京在清王朝兴盛时期占有重要地位,所以崇为陪都。盛京的官制优于一般地方,且多经变化,逐步完善,以盛京将军为最高首脑。下设户、礼、兵、刑、工五部。官员全由京都铨选。五部首脑为侍郎,受京都各部节制,但须与盛京将军、奉天府尹商办。顺治十四年(1657年)清王室为了更牢固地统辖辽宁省沈阳地区的汉族民人,设立奉天府为盛京之京府,设府尹为最高长官,与盛京将军共管同一地区。据《大清会典》记载,盛京将军与奉天府尹的分工是,旗人皆统于将军,而民人则辖于府尹。

  盛京将军,亦称奉天将军,全称“镇守奉天等处将军”,清代盛京八旗军政最高长官。清朝定鼎北京后,盛京作为留都,特设大臣1人、副都统2人,以及每旗驻防章京等留守,后改驻防大臣为昂邦章京。康熙元年(1662年)改称“镇守辽东等处将”。后增设吉林、黑龙江等省驻防将军,盛京驻防将军只管奉地区(今辽守省境)。其下辖副都统4人,分守兴京、凤凰城、辽阳、开原。将军衙门设主事1人,笔帖式11人,办理所属事务。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改为“东三省总督“,兼管东北三省(辽宁、吉林、黑龙江)将军事务。

  在关系到清王朝生死存亡大计的禁烟问题上,道光帝对耆英寄以极大期望。在给耆英的谕旨中明确指出:“奉天为根本重地,风俗淳朴,岂容染此浇风”。道光在同月的另一谕旨中说道:“耆英系朕特简,■以重任,若不能除此祸害,实属有辜职守“。从大内史实档案资料中,不难看出耆英对道光帝的谕旨,早已心领神会,竭尽心力,贯彻执行。赞成并坚决主张禁烟。

  据档案史料记载,在盛京将军任上的耆英无时不以革除鸦片流毒为念,随时留心体察民情。当他掌握到奉天沿海一带鱼业闽人较多,恶习传染日久,以致商贾、愚民渐次吸食,甚至宗室觉罗、官员兵丁内亦有吸食时。他指出:“商民吸食者已属违禁,官兵吸食者所关非细,必须实力稽查,认真惩办,才能挽其浇风”。

  耆英经过观察分析,去伪存真,敏感地认识到,长期以来造成鸦片烟害禁而不禁,变本加利,继续流毒的关键在于地方官吏。因此他在给道光帝奏折中说:“鸦片之为害民,向因地方官不肯实力查究,一经犯案,或匿不具报,又或据实具报,而该管官反加呵斥,(朱批:可恶之至)以为好事,以为不鲜事,(此处系道光帝专笔所划)随亦互相隐讳,草率完结,以致兴贩吸食毫无忌惮。当此,实力整顿之际,又不激发天良,仍复空言搪塞”。

  据此,耆英辗转筹思,首先严令奉天宗室觉罗总族长、内务府三旗佐领,满洲、蒙古、汉军各协领、佐领,以及各城城守尉,协领、防守尉等,各将所属人员兵丁内,有无吸食鸦片者,分别详细查明,造册呈报。如实无兴贩吸食者,亦各加具印结,每月呈报,以凭稽查。

  一经查明,无论宗室觉罗、官员兵丁,内有吸食者即行拿问,从重处理,并将查报不实该管官严加参办。

  京都正百旗佑锡佐领下,闲散宗室来恩,因吸食鸦片被获,经刑部审拟,发往盛京管束,今又在东大关报觉寺内,吸食鸦片并与民妇通奸。按例定罪,将宗室来恩发配黑龙江服役。民妇枷号一个月,杖一百。僧人隆会目睹宗室来恩吸食鸦片烟,不行揭发,杖八十。

  耆英重视对军政官员说服教育,启发他们站在禁烟前列,“每接见所属,未有不面加教导。”他忧愤感慨地说:“此等浇风俱可以不禁,则更有何事应禁者?若仅知徇庇奸商匪贩,致令旗民被剥削,是利是害,熟重熟轻,务宜熟思”。他进步开导道:“尔等均系国家士仆,不可甘自暴弃,如搜获大伙,不惟借免参处,并可仰邀天恩,何乐而不为?要知此物之害人心,坏风俗而不之恤,且以为身谋,岂不竟同胥役而自安下贱者哉。”他对下属,“不惮烦絮,频加告诫”,总期实有成效。

  耆英为使禁烟具有法律权威,有法可依,官吏办案有章可循,曾组织制定禁烟章程八条。经道光皇帝批准,并谕旨“奉天孥获鸦片烟犯,重情案件,照例由省审勘。罪在军流以下,责成各旗民地方官会同审拟详报,由该将军耆英覆明咨部。对案情稍有可疑,提省送部会办”。

  奉天沿海南路之金州、夏州、岫岩、海城。西路之锦州,宁远均有海口总计不下二十余处。是无业闽人流浪较多地区,是兴贩、吸食鸦片重灾区,是查禁鸦片的重点。在耆英的统一组织布置下,盛京礼部侍郎萨迎阿先行去金州,山海关监督多龄由西路海口顺历周查直到海城。耆英将盛京任上一切应办事宜处理后,由副都统禄普循例进城,居住公署处理日常事务,于道光十九年三月二十四日(1839年5月7日),带同协领穆承泰,佐领绰豁伦、荣琪,知州陈瀛等人,轻车简从,前赴前南城海口巡察,驻扎于海城的没沟营。会同先期到达的山海关监督多龄,督率随员,协同地方官员,详细搜查没沟营、盖州、夏州、岫岩等海口停泊的商船、货栈、店铺。预设眼线,究诘乡保。凡有勾串兴犯鸦片,诱人吸食者即行严拿,从重惩办。

  搜获烟土,烟膏四百五十四两,配药烟灰五十五两。烟枪、烟具一百八十六件。拿获收藏鸦片烟,及吸食鸦片男女人犯三十八口。前期缴获鸦片两千四百余两。

  此次行动,及前所缴获鸦片虽属零星,但与多年来禁而不禁、积重难返之弊相比显示了耆英禁烟的态度和决心,对盛京宗室、地方官吏、旗民兵丁、商贾船主以及兴败、吸食鸦片之徒都是很大震撼。对奉天禁烟起了推动作用。

  先期曾在威远堡、洋河渡口等处陆续孥获贩卖吸食鸦片的无业游浪闽人十七名,并将其窝巢拆毁。在金州海口拿获无业流浪闽人王别观等五人,并起获烟膏烟具。为了杜绝贩卖吸食鸦片流浪闽人,对官吏、兵丁、旗民、商贾的感染,此次亲赴南城海口检查了牛庄、盖州、熊岳及西城海口锦州所属天桥厂等处无业闽人的流寓情况。经查以上几处共有无业闽人两千一百六十五人,其中妇女六十二口。除陆续回原籍七百零一人外,已入保甲一千二百零三人。加入保甲这部份人,据地方官结称,均属安静守法,照旧令其安居。责成地方官留心稽查,按年造具清册,上报查核。尚有流寓二百六十一人。这部分人员,虽属游手无业,尚非贩卖吸食鸦片之人。发给执照,俟当年秋天,命随商船返回原籍。并知照福建省督 抚该州俱查照收管。

  这种作法通情达理,既妥善安置,使大部分人得以谋生,又对贩卖吸食鸦片者给以严处,此举有力地制止鸦片流毒的蔓延。

  耆英为了使禁烟运动扎实可靠,具有群众基础,不致风声过后,沉渣泛起。便于奉天海口各处,在旗民、铺户、船主中实行十家联保,彼此稽查,一遇贩卖吸食之人,即行举报,使其不敢徇私窝藏。倘一家有犯,九家连坐。耆英尤恐少数不法之徒,阳奉阻违,转致彼此互相稳讳,便责成地方官随时设法留心详查。并由省密派亲信干员,于海口处所,往来梭织巡查。一经查出违犯别情,不能连坐九家,遵照新例从重定罪。

  耆英在盛京禁烟成绩,有目共睹,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来看,客观地说在当时的条件下是积极的,并取得了成效。打击鸦片贩和吸食鸦片的人,无业流浪的闽人得到安善安置,制定禁烟章程,实行十家联保,自上而下进行清查,使贩卖和吸食者难以藏身,有效地制止鸦片泛滥。道光皇帝谕旨:“查禁情形,尚属妥协”,对耆英在盛京的禁烟活动做了实事求是的评价。

  奉天省:清初为盛京将军辖区,光绪三十三年(1907)建奉天省。省治奉天府。

  东三省总督:光绪三十三年(1907)改盛京将军为东三省总督,仍驻奉天府;

  奉天提学司:光绪三十一年(1905)裁奉天府丞,设东三省学政,管东三省学务;同年改设奉天提学司,专管奉天省

  锦新营口道:同治五年(1866)置奉锦山海关道,寄治直隶省临榆县,领奉天府金州厅、岫岩州、复州、海城县、盖

  兴 凤 道:光绪三年(1877)置东边道,驻凤凰厅,领凤凰厅、兴京厅(兴京府);二十八年(1902)增领海龙府;三

  十二年(1906)移驻安东县,同年增领庄河厅;三十四年(1908)增领长白府;

  宣统元年(1909)更名兴凤道,长白府、海龙府、兴京府临江、辑安、通化三县另属。

  临 长 海道:宣统元年(1909)置临长海道,驻兴京府临江县,领长白府、海龙府、兴京府临江、辑安、通化三县;

  奉天府:冲繁疲难,首府。明辽东都司,治定辽中卫;天命七年(1622)建都辽阳,十年(1625)迁沈阳,尊为盛京;

  顺治十年(1653)置辽阳府,治辽阳县;十四年(1657)于盛京城改置奉天府,设府尹;光绪二年(1876)以府

  承德县:冲繁疲难,倚郭。明沈阳中卫,顺治元年(1644)裁;康熙三年(1664)置县,宣统三年(1911)省入府。

  辽阳州:繁疲难。明定辽中卫,兼置自在州,顺治元年(1644)裁;十年(1653)置辽阳府,并置辽阳县,为倚郭;

  复 州:繁疲。明复州卫,天命七年(1622)归附,顺治元年(1644)裁;康熙三年(1664)其地并入盖平县,雍正五

  年(1727)析盖平县置复州厅,设通判,十一年(1733)改州。光绪三十四年设州判驻长兴岛。

  抚顺县:冲繁疲难。明抚顺所,天命四年(1619)归附,顺治元年(1644)裁;乾隆四十三年(1778)于明抚顺所南一

  里重筑抚顺城,光绪二十八年(1902)析承德县置兴仁县,倚郭,三十一年(1905)徙治抚顺城,更名,割

  开原县:繁疲。明开原卫,兼置安乐州,天命四年(1619)归附,顺治元年(1644)裁;康熙三年(1664)置县。

  铁岭县:冲疲。明铁岭卫,天命四年(1619)归附,顺治元年(1644)裁;康熙三年(1664)置县;光绪元年(1875)以

  海城县:繁疲难。明海州卫,天命六年(1621)归附,顺治元年(1644)裁;十年(1653)置海城县,属辽阳府,十四

  盖平县:繁疲。明盖州卫,天命六年(1621)归附,顺治元年(1644)裁;康熙三年(1664)析海城县置盖平县。

  辽中县:繁难。明属定辽中卫、右卫;光绪三十二年(1906)析新民、辽阳、海城三县于阿司牛录镇置县,后又割

  本溪县:????。明清河城;光绪三十二年(1906)析辽阳州、兴京厅、凤凰厅赛马集于本溪湖置县。

  金州厅:冲繁疲难。明金州卫,顺治元年(1644)裁;雍正五年(1727)设金州巡司属复州厅,十一年(1733)改置宁

  光绪三十一年(1905)沦为日本殖民地,日本设金州民政署属关东州厅,清仅保留金州厅建制。

  法库直隶厅:冲繁难。康熙元年(1662)设法库边门防御,三年(1664)改属开原县;光绪三十二年(1906)析新民府、

  开原、铁岭、康平三县于三台子置厅,属奉天府;三十三年(1907)升直隶厅。

  锦州府:繁难。康熙三年(1664)置广宁府,治广宁县;同年末(1665)府徙治锦县,更名。

  锦 县:冲繁疲难,倚郭。明广宁中屯、左屯、右屯三卫,崇德七年(1642)归附,顺治元年(1644)裁;康熙元年

  (1662)置县,属奉天府,三年(1664)改属广宁府,同年末(1665)广宁府更名锦州府,徙治县;宣统三年

  锦西厅:繁难。明属广宁中屯卫、宁远卫;光绪三十二年(1906)析锦县西境江家屯设江家屯抚民通判,同年改置

  盘山厅:冲繁难。明广宁盘蛇驿;同治二年(1863)设收租衙门,后裁;光绪三十二年(1906)析广宁县东南、锦县

  极东、新民府东南于广宁县盘蛇驿置厅,设通判;三十四年(1908)徙治双台子镇。

  义 州:繁疲难。明义州卫,天命七年(1622)归附,顺治元年(1644)裁;康熙十四年(1675)设义州巡司属广宁县,

  雍正二年(1734)移府通判驻,十年(1732)设管河同知,十一年(1733)改置州。

  兴城县:冲繁疲难。明宁远卫,顺治元年(1644)归附,顺治元年(1644)裁;康熙二年(1663)置宁远州,属奉天府,

  三年(1664)改属广宁府,同年末(1665)改属府;光绪二十八年(1902)改兴城县。

  广宁县:冲疲。明广宁卫,天命七年(1622)归附,顺治元年(1644)裁;康熙三年(1664)以广宁协领地置广宁府,

  绥中县:冲繁疲难。明广宁前屯卫、中前所、中后所,顺治元年(1644)裁;康熙二年(1663)其地并入宁远州;光

  新民府:冲繁难。明先属沈阳中卫,后属福馀卫、广宁左屯卫;乾隆初年移巨流河巡司驻新民屯,嘉庆十八年(1813)

  析承德、广宁二县改置厅,设抚民同知,属奉天府;光绪二十八年(1902)升府。

  镇安县:冲难。明广宁卫镇安堡;光绪二十八年(1902)析广宁县东境、奉天府属小黑山地于小黑山置县,来属府。

  彰武县:繁疲难。明初属福馀卫、广宁后屯卫;康熙三十一年(1691)科尔沁左翼前旗献地,设养息牧场;嘉庆十

  八年(1813)开垦,光绪二十八年(1902)于彰武台门西北横道子置县,来属府。

  营口直隶厅:明盖州卫梁房口关;同治五年末(1867)设海防同知,属奉天府;宣统元年(1909)析海城、盖平二县于

  兴京府:繁疲难。明先属铁岭卫,后属建州卫;明万历四十四年(1616)建都于赫图阿拉,天聪八年(1634)尊赫图阿

  拉为兴京;乾隆二十八年(1763)设理事通判,属奉天府;光绪三年(1877),改设抚民同知,直属将军,徙

  通化县:繁难。明建州卫额尔敏路;清初为禁地,咸丰年间开垦,光绪三年(1877)于头道江置县。

  怀仁县:疲难。明建州卫鄂栋部;光绪二年(1876)开垦,三年(1877)析兴京同知于六道河置县。

  辑安县:疲难。明建州卫鸭渌江部;清初为禁地,光绪年间开垦,二十八年(1902)析通化、怀仁二县于通沟口置

  临江县:繁难。明建州卫鸭渌江部;光绪二十八年(1902)析通化县于帽儿山置县;宣统元年(1909)割通化县三岔

  凤凰直隶厅:冲繁难。明凤凰城堡属东宁卫,天命六年(1621)归附;乾隆四十一年(1776)设凤凰城巡司属岫岩城理

  事通判,道光七年(1827)设岫岩凤凰城海防通判,光绪二年(1876)改置直隶厅,改设抚民通判。

  岫岩州:冲繁疲难。明岫岩城堡;乾隆三十七年(1772)设岫岩城理事通判,属奉天府,四十一年(1776)兼辖凤凰

  安东县:繁疲难。明镇江城,天命六年(1621)归附;乾隆三十七年(1772)属岫岩城通判,道光七年(1827)改属岫

  宽甸县:繁疲难。明东宁卫宽甸六堡;同治十三年(1874)开垦,光绪三年(1877)于宽甸置县。

  庄河直隶厅:冲繁难。明属凤凰城、岫岩城、金州卫;清初属盖平县,乾隆三十七年(1772)其地改属岫岩厅,光绪

  三十二年(1906)析凤凰直隶厅、岫岩州于岫岩州庄河置直隶厅,设抚民同知;宣统元年(1909)割鹿岛

  长白府:冲繁。明建州卫鸭渌江部;清初属禁地,光绪三十四年(1908)于十八九道沟之塔甸置府,析临江县以东长

  安图县:冲繁。明属建州左卫;宣统元年末(1910)以府东图们江源地于红旗河西南岸置县。

  抚松县:冲繁。明建州卫讷音部;光绪三十二年(1906)始属长白府,宣统元年末(1910)以府西松花江上游地于下

  海龙府:冲繁难。明海西女真辉发、哈哒、叶赫三部;康熙十六年(1677)为禁地,光绪四年(1878)开垦,五年(1879)

  东平县:繁难。明先为梅赫卫(一说忙恰卫),后属辉发部(一说哈达部);清初为禁地,光绪二十二年(1896)开垦,

  西丰县:繁难。明先为塔山左卫、罕达河卫,后属叶赫、哈达二部;清初属永吉州,光绪二十二年(1896)开垦,

  西安县:繁难。明先为珠敦河卫、塔鲁木卫,后属叶赫部;清初为禁地,光绪二十二年(1896)开垦,二十八年

  (1902)析海龙府西围场于老虎嘴置县;二十九年(1903)徙治大兴镇。

  柳河县:冲难。明建州卫鄂栋部西境;清初设大围场属鲜围场,光绪二年(1876)开垦,四年设柳树河县丞属通化

  辉南直隶厅:????。明辉发部;清初设鲜围场,光绪四年(1878)开垦,属海龙府;宣统元年(1909)析海龙府东南境

  一统河外、辉发江东南八社于大肚川置直隶厅,宣统二年(1910)徙治谢家店。

  昌图府:繁疲难。明初为辽海卫,后属福馀卫科尔沁部;嘉庆十一年(1806)以科尔左翼后旗地于昌图设昌图额勒克

  理事通判,属奉天府,咸丰二年(1852)置厅;同治三年(1865)改设昌图辽海抚民同知;光绪三年(1877)升

  本 辖:府同知驻同江口,宣统二年改设经历;光绪三年移梨树城照磨驻八面城。

  辽源州:繁难。明属福馀卫;清初属科尔沁左翼中旗,同治十年(1871)设郑家屯主簿属康平县,二十八年(1902)

  奉化县:繁难。明属福馀卫;清初属科尔沁左翼中旗,道光元年(1821)设梨树城照磨属昌图厅,光绪三年(1877)

  怀德县:繁难。明属福馀卫;清初属科尔沁左翼中旗,嘉庆七年(1802)开垦,道光元年(1821)改属昌图厅,同治

  康平县:繁难。明先属辽海卫,后属福馀卫;清初属科尔沁左翼后旗,光绪三年(1877)移八家镇经历驻康家屯,

  六年(1880)析科尔沁左翼中、后二旗南境、科尔沁左翼前旗东境改置县。主簿初驻郑家屯,光绪二十八

  洮南府:繁疲难。明属泰宁卫;清初属科尔沁右翼前旗,光绪二十九年(1903)开垦,三十年(1904)以洮儿河之南旗

  靖安县:繁疲难。明属泰宁卫;清初属科尔沁右翼前旗,光绪二十八年(1902)开垦,三十年(1904)于白城子置县。

  开通县:繁疲难。明属十剌罕卫;清初属科尔沁右翼前旗,光绪三十年(1904)以旗垦地于哈拉乌苏置县,同年徙

  安广县:冲繁疲难。明先属泰宁卫,后属塔儿河卫;清初属科尔沁右翼后旗,后开垦,光绪三十一年(1905)以旗

  醴泉县:冲繁。明属泰宁卫;清初属科尔沁右翼中旗,宣统元年(1909)以旗垦地于醴泉镇置县。

  镇东县:????。明属泰宁卫;清初属科尔沁右翼后旗,光绪三十二年(1906)开垦,宣统二年(1910)以旗北段垦地

  注:旅大租界:清青泥洼属金州厅。光绪二十四年(1898)中俄《旅大租地条约》租借旅顺口、大连湾及附近海面与

  俄国,为期25年,可续租;二十五年(1899)俄国置关东省,二十九年(1903)设远东总督府;三十年(1904)

  租借长山列岛与俄国;三十一年(1905)日俄战争后,旅大租界及金州厅、营口等为日本侵占,中日签订关

  于东三省事宜条约,日本置关东州厅;三十二年(1906)签订日本归还中国的协议。

  光绪二十一年(1895)中日《马关条约》割让辽东半岛与日本,随及因俄、德、法干涉放弃;同年中日《交还辽

  盛京驻防将军:天命十年(1625)定都沈阳,天聪八年(1634)改称盛京。

  顺治元年(1644)为陪都,设内大臣,驻盛京城(奉天府);二年(1645)改设阿立哈大,三年(1646)改

  康熙元年(1662)更名镇守辽东等处将军,四年(1665)更名镇守奉天等处将军;

  光绪二年(1876)行总督事,三十三年(1907)改设东三省总督,兼三省将军事务。

  康熙二十六年(1687)改设辽阳城守尉(亦称东京城守尉),属奉天副都统。

  开原城守尉:康熙二十一年(1682)设开原城守尉,驻开原城(开原县),属奉天副都统。

  牛庄防守尉:顺治元年(1644)设牛庄防守尉,驻牛庄城(海城县牛庄),属奉天副都统。

  兴京副都统:康熙二十六年(1687)设兴京城守尉,驻兴京城(兴京府新宾老城),属奉天副都统;

  光绪元年(1875)设兴京副都统,兴京城守尉改属兴京副都统;三年(1877)改兴京城守尉为兴京协领。

  金州副都统:康熙二十年(1681)设金州防守尉,驻金州城(金州厅),属奉天副都统;

  复州城守尉:康熙二十六年(1687)设复州城守尉,驻复州城(复州),属奉天副都统;

  凤凰城城守尉:顺治元年(1644)设凤凰城防守尉,驻凤凰城(凤凰直隶厅);

  盖平城守尉:顺治元年(1644)设盖平防守尉,驻盖平(盖平县),属奉天副都统;

  熊岳城防守尉:顺治元年(1644)设熊岳城防守尉,驻熊岳城(盖平县熊岳);

  道光二十三年(1843)副都统移驻金州,改设熊岳城防守尉,属金州副都统。

  锦州副都统:康熙十四年(1675)设锦州城守尉,驻锦州城(锦州府),属奉天副都统;

  广宁城守尉:康熙二十九年(1690)设广宁协领,驻广宁城(广宁县),属奉天副都统;

  义州城守尉:康熙十四年(1675)设义州城守尉,驻义州城(义州),属奉天副都统;

  海龙总管:光绪五年(1879)设围场海龙总管,直属盛京将军;六年(1880)加副都统衔;

  热河(今承德)都统耆英在举国上下一片禁烟声中,于道光十八年四月十八日(1838年6月10日)就任盛京(今沈阳)将军。

  盛京,即今辽宁省沈阳地区,是清王朝入关前的京城。顺治元年(1644年),清王朝统一全国,建都北京。由于盛京在清王朝兴盛时期占有重要地位,所以崇为陪都。盛京的官制优于一般地方,且多经变化,逐步完善,以盛京将军为最高首脑。下设户、礼、兵、刑、工五部。官员全由京都铨选。五部首脑为侍郎,受京都各部节制,但须与盛京将军、奉天府尹商办。顺治十四年(1657年)清王室为了更牢固地统辖辽宁省沈阳地区的汉族民人,设立奉天府为盛京之京府,设府尹为最高长官,与盛京将军共管同一地区。据《大清会典》记载,盛京将军与奉天府尹的分工是,旗人皆统于将军,而民人则辖于府尹。

  盛京将军,亦称奉天将军,全称“镇守奉天等处将军”,清代盛京八旗军政最高长官。清朝定鼎北京后,盛京作为留都,特设大臣1人、副都统2人,以及每旗驻防章京等留守,后改驻防大臣为昂邦章京。康熙元年(1662年)改称“镇守辽东等处将”。后增设吉林、黑龙江等省驻防将军,盛京驻防将军只管奉地区(今辽守省境)。其下辖副都统4人,分守兴京、凤凰城、辽阳、开原。将军衙门设主事1人,笔帖式11人,办理所属事务。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改为“东三省总督“,兼管东北三省(辽宁、吉林、黑龙江)将军事务。

  在关系到清王朝生死存亡大计的禁烟问题上,道光帝对耆英寄以极大期望。在给耆英的谕旨中明确指出:“奉天为根本重地,风俗淳朴,岂容染此浇风”。道光在同月的另一谕旨中说道:“耆英系朕特简,■以重任,若不能除此祸害,实属有辜职守“。从大内史实档案资料中,不难看出耆英对道光帝的谕旨,早已心领神会,竭尽心力,贯彻执行。赞成并坚决主张禁烟。

  据档案史料记载,在盛京将军任上的耆英无时不以革除鸦片流毒为念,随时留心体察民情。当他掌握到奉天沿海一带鱼业闽人较多,恶习传染日久,以致商贾、愚民渐次吸食,甚至宗室觉罗、官员兵丁内亦有吸食时。他指出:“商民吸食者已属违禁,官兵吸食者所关非细,必须实力稽查,认真惩办,才能挽其浇风”。

  耆英经过观察分析,去伪存真,敏感地认识到,长期以来造成鸦片烟害禁而不禁,变本加利,继续流毒的关键在于地方官吏。因此他在给道光帝奏折中说:“鸦片之为害民,向因地方官不肯实力查究,一经犯案,或匿不具报,又或据实具报,而该管官反加呵斥,(朱批:可恶之至)以为好事,以为不鲜事,(此处系道光帝专笔所划)随亦互相隐讳,草率完结,以致兴贩吸食毫无忌惮。当此,实力整顿之际,又不激发天良,仍复空言搪塞”。

  据此,耆英辗转筹思,首先严令奉天宗室觉罗总族长、内务府三旗佐领,满洲、蒙古、汉军各协领、佐领,以及各城城守尉,协领、防守尉等,各将所属人员兵丁内,有无吸食鸦片者,分别详细查明,造册呈报。如实无兴贩吸食者,亦各加具印结,每月呈报,以凭稽查。

  一经查明,无论宗室觉罗、官员兵丁,内有吸食者即行拿问,从重处理,并将查报不实该管官严加参办。

  京都正百旗佑锡佐领下,闲散宗室来恩,因吸食鸦片被获,经刑部审拟,发往盛京管束,今又在东大关报觉寺内,吸食鸦片并与民妇通奸。按例定罪,将宗室来恩发配黑龙江服役。民妇枷号一个月,杖一百。僧人隆会目睹宗室来恩吸食鸦片烟,不行揭发,杖八十。

  耆英重视对军政官员说服教育,启发他们站在禁烟前列,“每接见所属,未有不面加教导。”他忧愤感慨地说:“此等浇风俱可以不禁,则更有何事应禁者?若仅知徇庇奸商匪贩,致令旗民被剥削,是利是害,熟重熟轻,务宜熟思”。他进步开导道:“尔等均系国家士仆,不可甘自暴弃,如搜获大伙,不惟借免参处,并可仰邀天恩,何乐而不为?要知此物之害人心,坏风俗而不之恤,且以为身谋,岂不竟同胥役而自安下贱者哉。”他对下属,“不惮烦絮,频加告诫”,总期实有成效。

  耆英为使禁烟具有法律权威,有法可依,官吏办案有章可循,曾组织制定禁烟章程八条。经道光皇帝批准,并谕旨“奉天孥获鸦片烟犯,重情案件,照例由省审勘。罪在军流以下,责成各旗民地方官会同审拟详报,由该将军耆英覆明咨部。对案情稍有可疑,提省送部会办”。

  奉天沿海南路之金州、夏州、岫岩、海城。西路之锦州,宁远均有海口总计不下二十余处。是无业闽人流浪较多地区,是兴贩、吸食鸦片重灾区,是查禁鸦片的重点。在耆英的统一组织布置下,盛京礼部侍郎萨迎阿先行去金州,山海关监督多龄由西路海口顺历周查直到海城。耆英将盛京任上一切应办事宜处理后,由副都统禄普循例进城,居住公署处理日常事务,于道光十九年三月二十四日(1839年5月7日),带同协领穆承泰,佐领绰豁伦、荣琪,知州陈瀛等人,轻车简从,前赴前南城海口巡察,驻扎于海城的没沟营。会同先期到达的山海关监督多龄,督率随员,协同地方官员,详细搜查没沟营、盖州、夏州、岫岩等海口停泊的商船、货栈、店铺。预设眼线,究诘乡保。凡有勾串兴犯鸦片,诱人吸食者即行严拿,从重惩办。

  搜获烟土,烟膏四百五十四两,配药烟灰五十五两。烟枪、烟具一百八十六件。拿获收藏鸦片烟,及吸食鸦片男女人犯三十八口。前期缴获鸦片两千四百余两。

  此次行动,及前所缴获鸦片虽属零星,但与多年来禁而不禁、积重难返之弊相比显示了耆英禁烟的态度和决心,对盛京宗室、地方官吏、旗民兵丁、商贾船主以及兴败、吸食鸦片之徒都是很大震撼。对奉天禁烟起了推动作用。

  先期曾在威远堡、洋河渡口等处陆续孥获贩卖吸食鸦片的无业游浪闽人十七名,并将其窝巢拆毁。在金州海口拿获无业流浪闽人王别观等五人,并起获烟膏烟具。为了杜绝贩卖吸食鸦片流浪闽人,对官吏、兵丁、旗民、商贾的感染,此次亲赴南城海口检查了牛庄、盖州、熊岳及西城海口锦州所属天桥厂等处无业闽人的流寓情况。经查以上几处共有无业闽人两千一百六十五人,其中妇女六十二口。除陆续回原籍七百零一人外,已入保甲一千二百零三人。加入保甲这部份人,据地方官结称,均属安静守法,照旧令其安居。责成地方官留心稽查,按年造具清册,上报查核。尚有流寓二百六十一人。这部分人员,虽属游手无业,尚非贩卖吸食鸦片之人。发给执照,俟当年秋天,命随商船返回原籍。并知照福建省督 抚该州俱查照收管。

  这种作法通情达理,既妥善安置,使大部分人得以谋生,又对贩卖吸食鸦片者给以严处,此举有力地制止鸦片流毒的蔓延。

  耆英为了使禁烟运动扎实可靠,具有群众基础,不致风声过后,沉渣泛起。便于奉天海口各处,在旗民、铺户、船主中实行十家联保,彼此稽查,一遇贩卖吸食之人,即行举报,使其不敢徇私窝藏。倘一家有犯,九家连坐。耆英尤恐少数不法之徒,阳奉阻违,转致彼此互相稳讳,便责成地方官随时设法留心详查。并由省密派亲信干员,于海口处所,往来梭织巡查。一经查出违犯别情,不能连坐九家,遵照新例从重定罪。

  耆英在盛京禁烟成绩,有目共睹,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来看,客观地说在当时的条件下是积极的,并取得了成效。打击鸦片贩和吸食鸦片的人,无业流浪的闽人得到安善安置,制定禁烟章程,实行十家联保,自上而下进行清查,使贩卖和吸食者难以藏身,有效地制止鸦片泛滥。道光皇帝谕旨:“查禁情形,尚属妥协”,对耆英在盛京的禁烟活动做了实事求是的评价。

  顺治十四年的时候~移辽阳于盛京~改称奉天府~光绪31年(1905年)在沈阳设奉天省。1913年日本帝国主义侵占沈阳后,又改称奉天市。民国18年 (1929年)奉天市改称沈阳市,隶属辽宁省。

TAG标签: 盛京游牧副尉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