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帝王:不入正统的“编外”皇帝萧詧

  萧詧是梁武帝的嫡孙,昭明太子萧统的第三子,嫡亲的皇室血统。萧詧少有大志,幼而好学,长于文章辞赋,对于佛义更是通晓,喜文好佛的梁武帝对这个乖孙儿很是嘉许赞赏。梁普通年间,萧詧被封为曲江县公。后来,其父昭明太子薨,十二三岁的萧詧又被进封为岳阳郡王,任东扬州刺史,兼任会稽太守。爷爷疼爱孙子,梁武帝认为会稽是个大都会,民殷物阜,人文荟萃,所以才将会稽郡交给萧詧管理。

  少年萧詧虽然身任高职,但毕竟难脱小孩子的天性,故此在东扬州职上,不拘小节,说话也很随意;他才学甚高,因而在官署览阅文书簿册时,常好挑些毛病,以言语戏弄僚属,以故受到世人的非议。

  531年四月,年仅三十周岁的昭明太子萧统病故。萧统仁孝宽爱、聪慧博学、远离声色,专心学问与政务;为了培养好接班人,从举行冠礼之日起,梁武帝就让萧统帮着处理朝政,萧统理政公允明断、体恤下情,在公卿与士民中极有威望;病逝之时,朝野均极为惋惜惊愕,京城内的男女老少蜂拥般奔向东宫,一路上悲痛得哭天抢地。

  萧统的英年早逝,大概与他遇到的一件事多少有些关系。萧统的生母丁贵嫔去世,他为了安葬母亲,就派人寻找一块风水宝地作为墓地。这时有人想把自己的一块土地高价卖给宫中,就贿赂宦官俞三副帮忙,并许以厚酬。俞三副遂启奏梁武帝,说“太子所买来的地没有现在我买的这块地对皇上吉利”。上了年纪的梁武帝心中颇多忌讳,听信了三副的花言巧语,就买下了那块地,安葬了丁贵嫔。这时有个会看风水的道士对萧统说:“丁贵嫔的墓地对长子不利,如果镇一镇,有可能延长太子的生命。”于是就做了些蜡鹅连同其他一些东西埋在了墓地旁边的长子位上。谁知太子身边一个失宠的小人向武帝告密,说“有人为太子镇邪祈寿”,武帝派人挖出那些蜡鹅等物后,他以为这些巫蛊是冲着自己来的,十分震怒,杀了那个道士,还打算彻查此事。当事人萧统蒙受不白之冤,又没法向父皇说明真相,因此甚为羞惭愤郁,以致抑郁成疾,结果还真应验了那个道士的预言,而立之年就辞世了。

  萧统病逝后,梁武帝将长孙、南徐州刺史萧欢召回京城,打算立他为皇太孙,做皇位的继承人,但由于他对昭明太子“厌祷”那件事一直耿耿于怀,心中犹豫良久,到底没立萧欢,又将他打发回南徐州,而改立了萧统的胞弟、晋安王萧纲为太子。梁武帝舍弃昭明太子的儿子,而立自己的儿子为太子,内心常常感到愧对萧詧兄弟,因此更加宠爱他。

  萧詧因为自己兄弟没能嗣为东宫储君,内心自是愤愤不平,再加上梁武帝衰老昏聩,朝政多疵,已渐露败亡之象,于是就有将本属于自己的皇位夺回来的雄图。人小心大的萧詧于是蓄聚财货、结交宾客、招募豪侠,屈己下人以待之。故此,那些勇武敢为的人,见他颇有孟尝之风,纷纷归附到他的门下。他对这些投归来的数千豪杰甚为礼敬,厚加资给,结为死士。

  数年后,十六七岁的萧詧被授予西中郎将、雍州(辖境今湖北中北部及河南西南部,治襄阳)刺史,都督五州诸军事。萧詧认为襄阳(今湖北襄樊市汉水南襄阳旧城)是形胜之地,又是爷爷武帝开创基业的地方,国家承平足以树根本,时局动乱则可图霸业,于是务修政理、励精图治,用心经营这块宝地。小小年纪就有了与年龄不大相称的潜图帝业的雄心。

  太清二年(548),梁武帝任命萧詧的哥哥河东王萧誉为湘州(治今湖南长沙市)刺史,前任刺史张缵就此与萧誉结下了怨恨。不久,侯景作乱,梁武帝被幽禁而死,湘东王萧绎在江陵起兵讨侯景。张缵见报复的机会来了,就致书萧绎,挑拨说萧誉及萧詧兄弟意欲图谋他。此时已心怀不轨的萧绎也想早日铲除潜在的皇位竞争对手,就令其世子萧方等及大将王僧辩率军相继攻打萧誉。萧誉遂将此事告知了弟弟萧詧,萧詧闻知大怒。不久湘东王萧绎打算救援建康,就命令他所统管的各州派兵出征,萧詧遂派遣王府司马刘方贵率领兵马为前军,兵出汉口。

  萧绎特派人命萧詧本人也得随军前往,萧詧正恨他攻打哥哥萧誉,故此没有理睬他。可他的部将刘方贵因同萧绎有老交情,就暗中与萧绎勾结,约定日期袭击萧詧。还没等到行动,适逢萧詧因为别的事情召见刘方贵,他以为阴谋已经泄露,于是就凭据樊城抗命不去。萧詧见刘方贵背叛自己,自是大怒,派出军队攻打这个背主小人。破城,萧詧活捉了刘方贵兄弟及其党羽,砍下了他们的脑袋。

  河东王萧誉抵挡不住萧绎大军的攻势,赶忙向弟弟萧詧告急。打仗亲兄弟,萧詧见哥哥萧誉情势危急,急需增援,便留下谘议参军蔡大宝留守襄阳,亲率二万余马步兵攻打萧绎的老巢江陵,用“围魏救赵”的办法救援萧誉。萧绎果真慌了手脚,赶忙遣使对萧詧说:“侄儿伐叔,伦理何在?”萧詧回答道:“家兄无罪,却屡被围攻,七叔若是顾念先恩,能做出这样的事吗!七叔若能退兵,我立刻就回师襄阳!”萧詧兵至江陵,设十三座大营围攻江陵;孰料老天突降大暴雨,平地水深四尺,萧詧的兵众以为是天不助詧,士气极为低落。

  萧詧的部将杜岸被萧绎诱降,并主动申请以五百轻骑袭击襄阳。杜岸率轻骑昼夜兼程,距离襄阳只有三十里地,城中方才知觉,蔡大宝忙奉请萧詧的母亲龚氏登城拒敌。萧詧闻报襄阳危急,赶忙连夜回军驰援,慌乱中,器械辎重大多失落于湕水(即今湖北省源出荆门市南、南流入江陵县东北长湖的桥河)。萧詧赶跑了杜岸,保住了襄阳。萧詧恨透了卖主的杜岸,得知他跑到广平,就遣部将薛晖率军前去攻打。薛晖攻破广平,俘获了杜岸,将他送回襄阳。怒火填膺的萧詧拔其舌、鞭其面,肢解而烹之;仍不解恨,又掘了他祖父的坟墓,焚尸扬灰,还把他的头颅做成漆碗。

  萧詧既已与萧绎为敌,担心仅凭自己的力量守不住襄阳,就派遣蔡大宝出使西魏求救,愿做西魏的附庸。西魏丞相宇文泰正想经略江汉地区,自然允诺,当即派遣丞相府东阁祭酒荣权出使襄阳议约。萧绎意欲一举攻占襄阳,令柳仲礼率军攻打襄阳。萧詧自知难敌,赶忙将正妃王氏与世子萧嶚送到西魏做人质,请求西魏速速发兵救援,宇文泰当即派遣开府仪同三司杨忠督率大军驰援。

  西魏大统十六年(550)正月,杨忠击败萧绎军,并生擒主帅柳仲礼,原梁属汉东的土地尽归西魏。不久,萧绎部将王僧辩攻克长沙,俘获了萧詧的哥哥河东王萧誉,将其砍头,传首江陵。六月,西魏打算让萧詧发丧示哀,然后继承帝位,萧詧推辞不受;宇文泰遣使策命萧詧为梁王,萧詧这才承制封拜,在襄阳设置了官署,任命了百官。七月,萧詧让尚书仆射蔡大宝留守雍州,自己前往西魏京师长安朝觐;两个月后返回襄阳。西魏恭帝元年(554年)十月,宇文泰命令柱国于谨等率军五万攻打江陵,讨伐梁元帝萧绎;萧詧闻知大喜,亦率兵合讨。仅一个月,西魏就攻陷了江陵,俘虏了才当了两年皇帝的萧绎。西魏将萧绎处死,萧詧派大臣监刑,用土袋子将他活活闷压致死;然后以粗布缠尸,用蒲席卷殓,茅草捆束,葬于津阳门外;并杀死了他的几个儿子,算是给哥哥萧誉报了仇。

  京师江陵告破,梁元帝萧绎被处死,南梁就算灭亡了。宇文泰就让萧詧继承梁统,移居江陵东城,将荆州延袤三百里的土地给了他,但却将襄阳及其所属州郡全部收归西魏所有。魏军还将南梁的府库珍宝以及宋浑天仪、梁铜晷表、南朝遗传法物悉数收取;尽俘王公以下百姓数万口为奴婢,分赏三军将士,驱归长安,幼弱者皆杀之。

  西魏恭帝二年(555)正月,萧詧在江陵称帝,年号为“大定”。追赠其父萧统为昭明皇帝,庙号高宗;萧统王妃蔡氏为昭德皇后;尊生母龚氏为皇太后,立妻王氏为皇后,儿子萧岿为太子;又追赠哥哥萧誉为丞相,谥号武桓。刑赏制度,多从萧梁旧制。他任命蔡大宝为侍中,王操为尚书,以为股肱。蔡大宝足智多谋,晓畅政事,萧詧倚为诸葛孔明,推心委任;王操亦是能臣,竭诚辅佐。萧詧外倚强国,内任贤臣,荆州小朝廷初具规模,史家称之为后梁。、

  萧詧事母甚孝,生活也很俭朴,不饮酒、不奢华,尤其不好声色犬马。他虽然有些猜忌,但知人善任,厚抚将士,因而深得人心,部属皆愿为之效死。萧詧虽为梁帝,但他依靠西魏立国,故而奉西魏正朔,向魏帝上疏则称“臣”,货真价实的西魏附庸。宇文泰还在江陵设置了城防将军,统率兵马驻守在江陵的西城,名义上是协助萧詧防御,实际上是监督并提防萧詧。巴掌大的一块地盘,又面临四面受敌的处境,萧詧实在是难以自立,若是他真的脱离西魏,宣布独立,恐怕用不了几天就得被西魏吞灭掉,故而他只有忍气吞声以延续梁统了。

  登基不久,就有兵马来犯。王琳是梁元帝萧绎手下大将,萧绎死后,他凭据湘州志图匡扶,闻知萧詧被西魏立为傀儡皇帝,就派遣部将率军前来犯境,萧詧击退了来犯之敌。过了几年,萧詧主动出击,攻占了王琳的长沙、武陵、南平等郡。以后就基本没有什么大的战事了,萧詧安稳地做他的附庸皇帝。

  做附庸皇帝,萧詧其实是心有不甘、深以为憾的。当初西魏刚刚攻破江陵时,老将尹德毅就劝说萧詧脱离西魏而自立;并献计:利用犒赏宴请西魏诸将的机会一举除掉他们,然后安抚江陵百姓,任命百官,登基称帝,以立万世功业。

  萧詧认为尹德毅言之有理,而且计谋也妙,但觉得西魏待己甚厚,不愿忘恩背德,坏了名声;并且也担心实力不济,弄巧成拙,因而没采纳老将的建议。及至后来全城老幼都被西魏掳掠西去,大本营襄阳也让西魏夺去,萧詧是又气又恨,后悔没听尹德毅的话;再加上看到疆域褊隘、城邑残破、民居坏毁、干戈不休,家国受制于人,萧詧就恨自己不争气,终日抑郁忧愤,扼腕喟叹,嘴里总是念诵着“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以自励,并写下了《愍时赋》以明心志。

  萧詧称帝的第七年的冬天,有大鹏鸟在萧詧的寝殿上空鸣叫。来年(562)二月,萧詧忧愤成疾,背发毒疮,驾崩于前殿,时年四十四岁。八月,萧詧葬于平陵,谥号为“宣皇帝”,庙号中宗。

  萧詧笃好文学,闲暇之时则著书立说,他所著文集十五卷,内典(佛经)《华严》、《般若》、《法华》、《金光明义疏》三十六卷,并行于世。萧詧驾崩后,太子萧岿即位,年号“天保”。萧岿孝悌仁慈,有君主的雅量;生活俭约,御下有方,在位期间境内安宁。其所著文集及其他著作亦并行于世,著作等身的“编外”皇帝,大概仅萧詧、萧岿父子二人。

  萧岿在位二十三年,于公元585年驾崩,葬于显陵,谥号“孝明皇帝”,庙号世宗。太子萧琮即位,年号“广运”。萧琮颇有乃祖、父遗风,博学有文采,且弓马娴熟,百发百中,可谓文武双全。可惜他生不逢时,遇到了一世雄主隋文帝杨坚,弹丸之地的江陵后梁政权再想夹缝中求生存已不可能了。此时杨坚已经篡周建隋,北方之地尽已纳入隋朝的版图,同江南的陈朝形成南北对峙的局面,长江北岸的江陵萧梁政权就成了隋文帝嘴边的一块肥肉了。

  萧琮登基没几天,隋文帝就征召萧琮的叔父萧岑入朝,萧岑到了隋都大兴城(今陕西西安旧城北),隋文帝拜他为大将军,封怀义公,留用不放了;同时设置了江陵总管以监督后梁。对隋文帝这种无赖无礼行为,地狭势弱的萧琮也只有忍气吞声的份;然而弱肉强食历来是强权逻辑,志在平定江南、一统天下的隋文帝当然不能容忍后梁的存在。

  萧琮登基不到二年,587年八月,隋文帝杨坚便强行将萧琮征召入朝,萧琮惹不起这位雄主,只好让叔父、太傅、安平王萧岩留守江陵,自己率领公卿百官去了隋都。杨坚将萧琮留在京师,派遣大将崔弘度率军前往江陵戍守,打算就此灭了萧梁。萧岩闻知隋军到了都州,担心受到攻袭,就归降了南陈。这一下杨坚有了灭梁的借口。九月,隋文帝废黜萧琮,拜他为柱国,封莒国公,后梁亡。

  隋炀帝的皇后萧氏是萧琮的妹妹,炀帝对萧琮甚是亲重,拜为内史令,进封梁王;后炀帝因“萧萧亦复起”的童谣而猜忌萧琮,萧琮遂遭废黜,卒于家中。萧詧自公元555年正月在江陵称帝,建立后梁帝国,到587年国灭,凡三帝,三十三年。萧詧父子有谥号、庙号,这在“编外”皇帝中是不多见的;而且后梁政权历三帝,国祚三十三年,更是罕见,仅次于后世立国八十年的西辽。但后梁毕竟不属正统,未能列入帝系年表,只得屈尊为“编外”了。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TAG标签: 萧琮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