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罗代尔写文明史 中国古代只有奴隶制社会

  知道黄仁宇“大历史观”的人,一定知道“历史之王”布罗代尔,以他为代表的年鉴学派在当今历史学界堪称一统江湖。

  布罗代尔提出了观察历史的三个角度,即近看政治和军事,中看经济和文化,远看地理和环境,他将结构主义思想融入到历史研究中,拓展了人们认识历史复杂性的视野。

  除了《地中海史》等学术名著外,布罗代尔颇有现实关怀,比如《文明史》,是一本写给中学生的历史书。布罗代尔对法国当时中学历史教学非常不满,认为它在传递僵化的结论和知识,限制了孩子们的视野,他希望用一本书展现出历史的丰富、多元与复杂。

  今年,是《文明史》正式出版50周年,中信出版社推出其汉语修订版。从这本名著中,可以体会出布罗代尔对历史的认识,以及当代世界历史教学思想的变迁,对中国读者来说,虽略显困难,中学程度的读者恐难读懂,但对真正历史爱好者来说,本书不啻为修正观念、理解文明的解毒之作。

  对此,本书译者常绍民、北大历史系教授高毅、社科院研究员彭卫三位先生有独到点评。

  翻译这本书是在15年前。我知道布罗代尔及其学说,是1980年在北京大学历史系求学时,当时有个不定期讲座,叫“青年世界史沙龙”,介绍了法国年鉴学派及其影响,一再提到布罗代尔,因为他是年鉴学派第二代核心。

  后来我找冯棠来翻译,可他当时身体不太好,只承担了约四分之一,我又临时找别人,剩下的部分只好自己勉为其难,没想到成了这本书的主要译者。

  上世纪90年代,北大世界史教学搞了一次改革,想变换一下史观,以前把历史看成阶级斗争史,似乎除了阶级斗争,历史再无其他内容,其实历史蕴含着前人很多的智慧,极其丰富多彩。经研究,我们决定把“文明”概念凸显出来,包括把原来的“通史”改称为“文明史”。为此我们需要有好的参考书,找来找去,就找到了这本《文明史》,发现它对文明史的讨论别开生面,很简约,但有许多闪光的思想。可以说我们世界史基础课教学内容的革新,很大程度上就是参照这本书来实施的。

  作为历史学家,布罗代尔有个特点,就是特别关注中学历史教学,他自己就是个中学历史教师,教过十几年,且终生痴迷此道。他认为,学历史最重要的场合在中学而非大学,后者是去做历史学家,前者是公民教育。

  布罗代尔认为,每个人都应在18岁时初步了解经济和社会的一些当下的问题,要了解世界重大文化冲突以及文明的多样性。他认为年轻人应该了解一些跟他的现实生活密切相关的历史,今天我们有些学历史的好像不大重视这一点,总觉得强调历史为现实服务太俗气,好像学历史就该躲在象牙塔里,为学术而学术。布罗代尔不赞成这样的想法。他认为,我们学历史的目的,主要还是要为了能够更好地生活。

  布罗代尔这本《文明史》的基本价值,就在于它非常集中地、非常提纲挈领地体现了他的历史思想,都非常的睿智。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