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鉴学派历经变迁走向哪里 学者:政治文化史学

  年鉴学派走向哪里年鉴学派经历三代变迁,之后的代际演进便不甚清晰了。不过,作为索布尔后法国革命传统史学的首席代表,伏维尔的法国革命政治文化史研究,与“修正派”代表孚雷以及受孚雷影响很大的亨特的工作有很大的不同:由于坚守唯物史观,伏维尔对文化的多样性有适切的关注,不仅注意到了精英政治文化与大众政治文化的差异。似乎正是循着这一逻辑,年鉴学派渐渐走向以研究长短时段辩证关系为主旨的政治文化史学,后者也成为近三四十年来国际史学的主流。越来越多的人有了这样一个共识,那就是做政治文化史学,而且还应该做伏维尔那种“接地气”的政治文化史学。

  关键词:政治;文化;年鉴学派;史学;布罗代尔;研究;法国;心态;人物;影响

  第一代代表人物是费弗尔和布洛赫,他们关注人类生活的全部现象特别是经济、社会和心理现象,而且对心态史特别在意。

  第二代代表人物是布罗代尔,他的主要兴趣在于研究生态环境、经济和社会结构,文化心态问题则被他放到了次要地位。

  第三代代表人物是勒华拉杜里和雅克·勒高夫,他们表现出某种反叛前辈的姿态,虽然也重视社会经济史,但也开始为“政治史”、“事件史”平反;同时表现出向第一代心态史兴趣的回归,这种回归同时伴随着对政治史兴趣的回归。他们甚至搞了场史学革命,祭出了“新史学”老旗帜,但实际作为又和世纪初的“新史学”不能同日而语。

  年鉴学派最核心的思想“三时段”理论,始终没有从根本上被动摇。其主要缔造者布罗代尔认为,在历史中活动的各种因素,可以按其持续时间的长短,分成三种类型,而三者对历史进程的影响也不一样:长时段因素影响最大、最深沉,因而具有某种“决定性”;中时段因素影响稍小,但仍很显著;短时段因素则影响最小,转瞬即逝。

  从《15至18世纪的物质文明、经济与资本主义》一书来看,布罗代尔最关注的似乎是中时段因素,尤其是其中的社会经济运动。在这方面,年鉴学派与法国经济—社会史大师拉布鲁斯结成了牢固的同盟。

  但布罗代尔真正想做的,是把三个时段的因素整合到一起,进而书写总体的人的历史。这是个非常宏伟的设想,实际上是想阐明三时段之间的辩证关系。不过,诚如张芝联先生在《费尔南·布罗代尔的史学方法》一文中所批评的,布罗代尔的实践并不很到位,在他的著述里三时段似乎总是“互不相干”、“相互割裂”的。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