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史学大师最重要的5部著作

  近年来,本馆先后推出了史学大师、“年鉴学派”代表人物——费尔南·布罗代尔、马克·布洛赫——的三部代表作品。

  小编现把已出版的、两位大师的五部重要著作一块儿推荐给大家。一起来追随大师的脚步,品读经典,领略历史的魅力吧。

  有人说,“如果设立诺贝尔史学奖的话,那么获奖的第一人必定是费尔南·布罗代尔。”

  他是年鉴学派第二代代表人物,被誉为“史学大师”、“史家第一人”、“当今世界首屈一指的史学家”。

  年鉴学派的贡献或主要特点在于倡导总体史学(histoiretotale,所谓“真正唯一的历史是全部的历史”),这样的历史包括人类社会的各个层次:政治的、社会的、文化的、经济的、宗教的,诸如此类;倡导比较研究;倡导打破学科界限,把一切可以利用的方法用到史学研究之中。凡此种种,在《地中海史》中都得到了完满的体现。

  实在难以想象,这部旁征博引,涉及法、英、意、德、西和加泰罗尼亚等多种文字,初版长达1300余页,内容庞杂、卷帙浩繁的巨著,是在监狱中几乎全凭记忆完成初稿的。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历史学领域里程碑式的著作,其研究深度、广度和成就上明显超过他的精神导师。

  布罗代尔最负国际声誉的著作,奠定了他作为年鉴学派旗手和第二代领袖的地位。

  抓住地中海这样一个历史大人物,利用它的庞大题材,它的种种要求,它的反抗、圈套以及冲动,以期创建一种崭新的史学,不同于老师所传授的那种历史,这是个好机会。

  在作者笔下,地中海不再是一个毫无生机的海洋,而是一个充满激情和生命的历史人物。它精辟地论述了一个地区(地中海)、一个时代(菲利普二世时代)的历史,在于它所使用的方法。按照作者自己的说法,该书的写法是:把历史事实按照三种具有连续性的记载来写,或者按照三种不同的楼梯台阶,或者说按照三种不同的时间计量单位来写。

  这三个部分,也就构成了作者所说的长、中、短三个时段。三个时段构成了历史乐章的多个声部,因为在布罗代尔看来,“历史应该是一首能够用多种声部唱出的、听得见的歌曲”。

  为了《物质文明、经济和资本主义》这部雄心勃勃的长篇论著,我在1950年就开始了构思,算来距今已经多年了。当时,吕西安·费弗尔正筹备出版一套题为《世界之命运》的通史丛书,是他向我推荐了或毋宁说友好地指定了这个题目。当丛书主编于 1956年去世后,我不得不勉为其难,把他撂下的担子挑了起来。

  吕西安·费弗尔本打算亲自撰写《十五至十八世纪西方的思想和信仰》,他的书和我的书本应互相配合、互相补充和互相呼应;不幸的是,他的书将永远出版不了了。我的书也就永远丧失了伴侣。……撰写《地中海》一书大概花了我25年时间,《物质文明》也将近有20年。真是拖得太久了,实在太久了。

  书写15至18世纪的资本主义发达史,从特定角度描述了世界物质文明和经济发展的历史。

  作为集大成之作,本书不仅展示出布罗代尔的博学广闻和驾驭浩瀚史料的非凡才能,也充分体现了年鉴学派对长时段和经济社会结构两个维度的重视和研究,而它在架构、概念、理论与论证方面所引发的争辩也使其更具长久的魅力。

  法国著名历史学家,年鉴学派创始人之一。一位性情、经历与著作都独具特色、极富魅力的学者,享誉世界史坛的史学大师。

  1929年,布洛赫与吕西安·费弗尔合作创办《社会经济史年鉴》杂志,标志着年鉴学派的诞生。

  两部重要著作——《法国农村史》和《封建社会》——是其史学家声誉屹立的重要基点。

  布洛赫一生曾两次投身行伍: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因作战勇敢获得多枚勋章;1939年再度投笔从戎,为法国的独立而战。1940年法国投降后,毅然参加抵抗运动。1944年6月16日,被纳粹德国的盖世太保逮捕后枪杀于里昂城郊,英勇就义。

  有些时候,在一门学科的发展中,一种设想,哪怕表面看来很不成熟,往往会比许许多多的分析研究更有用,换句话说,有时候揭示问题本身比试图解决它们更为重要。

  法国著名历史学家雅克·勒高夫,意大利历史学家卡洛·金兹堡,撰写长篇导读文章。

  《国王神迹》所使用的观念及设定的纲领与方法,对后世年鉴派学者的心态史研究产生了极大的影响,是名副其实的历史人类学的经典之作。

  《国王神迹》研究10-18世纪间英、法两国广泛流行的一种历史现象——国王以触摸为臣民治疗瘰疬病,人们则普遍相信国王“御触”可治愈这种疾病——以及这种现象发生、发展与衰落的过程。

  其目的是由长时段中的“一种奇迹”及其仪式,展示一种长期支配人们思想的“精神力量”,即民众对“国王具有医治疾病的神奇力量”这一信念的信仰;这一信仰反映了人们相信王权神秘力量的“集体意识”,展示了这一时期民众王权观念的具体形态。

  一是它不限于中世纪那样的传统历史阶段,而是选择了与问题相适应的时段,他将八个世纪国王触摸的兴衰作为考察对象,意味着“长时段”研究方法的运用;

  二是对“宗教心理学”的贡献。《国王神迹》关注的是“一种奇迹的历史”,布洛赫从“集体幻觉”现象解释人们对国王奇迹的信仰,认为对奇迹的信仰产生于对奇迹的期盼。这样的解释跨越了心理学、社会学与人类学之间的学科界限。

  公认的史学经典,被视为法国地理历史的巅峰之作,中世纪和近代农村史研究新境界的起点。

  使用了“倒溯历史法”,体现了布洛赫从已知推未知的治史理念,被学术界认为是最具开创性的学术贡献之一。

  《封建社会》是研究封建社会的一部综合性巨著,包括了西欧封建社会的经济、政治、文化心态等诸多结构。

  以年鉴学派总体史观为指导写成,将中世纪欧洲封建社会史的研究推向了空前的水准。

  《封建社会》不是一部通俗著作,而是一系列研究中的第一部,这些研究旨在从整体上把握人,追求一种“总体史”:从漫长而多变的时段上将灵与物、身与心联系起来加以探索。

  《封建社会》是初出茅庐的研究者所需要的第一本读物,已经登堂入室的研究者需要一再研读的著作。这部宏伟而有力的著作是众多研究活动的源头,这些研究都扎根于此,而且通常也承认这一点。视角高妙、措辞精当、文笔优雅、形象鲜明,使它历经波澜而色彩不减。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