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更广阔的视野上 理解文明的多样性——评费尔

  文化研究是当前国内外学术界关注的热点,而文明史不但是文化研究的基础,还是其他人文和社会学科专业的基础,现今的政治、法律、管理、哲学、艺术、文学、史学等方面都有个历史发展过程,了解本学科知识的历史,才能更全面地掌握本学科的知识,通过历史知识的触发,引出新的创见。法国年鉴学派灵魂人物费尔南·布罗代尔的《文明史》,从文明的角度,俯瞰人类社会发展的历程,将人类纷繁复杂的五千年文明内容浓缩在一个有机框架中,既体现出了历史的纵深感及其丰富的内涵,也从横向的角度提炼出最能代表时代特征的文明要素,纵横交错和协调,勾勒出人类文明机体的立体形象。

  在美国著名政治学家塞缪尔·亨廷顿眼中,布罗代尔强调需要努力寻找一个更广阔的视野,并理解“世界上伟大的文化冲突和世界文明的多样性”。这一点,在这部20世纪最伟大的历史学家写给大众的简明世界通史中体现得十分鲜明。布罗代尔以“层次分解法”,把影响历史进程的深层因素(各种结构)放在首位,把影响历史进程的深层因素(各种结构)放在首位,其次是中层因素(经济局势),最后才是昙花一现的“尘埃”(政治事件)。全书以富有特色的编、章形式展开,凸显出人类文明发展的韵律和节奏。“编”、“章”之间,是人类文明从一个时代走向另一个时代的进程。在欧洲及欧洲之外的文明中,布罗代尔还简洁明晰的、以“最短”的篇章,深入探讨美洲、非洲以及远东(包括中国)地区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

  在“伊斯兰与伊斯兰世界”中,布罗代尔以简要的政治和经济发展为背景,而将重点放在人类文明史上,内容涉及宗教、政治、法律、地理、哲学、史学等方面。尽管“希腊人控制了地中海和印度洋之间广袤而没有明确界定的地区”,“罗马人的征服活动也扩展到了小亚细亚、叙利亚和埃及,把希腊人开始的这一殖民时期延续下来”,但在罗马的外表之下,希腊文明继续存在下去,“历史终有一天会把这些冒险推到一边,仅留一些遗迹在其身后”。伊斯兰教的命数就是在一个不同轨道上为这个年迈、衰老的文明重新注入活力,并把它带到难以想象的高度。

  作为一种启示宗教,伊斯兰教根据《古兰经》的章节和先知的言行举止而逐渐形成,“这一信仰具有一种堪作典范的简朴特征”,即伊斯兰教向穆斯林施加了严格的宗教戒律。关键的一点在于,“宗教信仰和宗教惯例在穆斯林的生活中起了多么大的作用”。通过这些严格而过分拘于礼节的追求,“伊斯兰教寻求的同样是城市的正派得体,而不是田间的无序。”一位研究伊斯兰教问题的专家罗贝尔·蒙塔捏在一部非常精彩的文章里如此评说。对这一文明,任何人种学者都会毫不迟疑地称之为文化。

  伊斯兰世界是一块连接远东、欧洲和非洲这些广袤地区的“居间大陆”,至美洲被发现之前,伊斯兰一直在旧世界居支配地位,实际上也就是决定着“世界”历史的命运。尽管这在当时、乃至当下让人难以置信,但这都是事实,“虽然一切杂乱无章”,乃至“处于明显的无序混乱状态”,然而,就其本质而言,穆斯林城市有别于西方城市的是他们发展较早,城镇的规模也异乎寻常地大。一如布罗代尔所言,“城市、道路、船只、商队和参拜圣地等单一整体中的各个部分:它们都像法国东方学家、伊斯兰教史和阿拉伯语言文化专家路易·马西尼翁恰如其分所说的那样,是运动的各个因素,是穆斯林生活中的各个‘实质方面’。”

  文化是人类社会实践的产物,是历史的积淀与再现;是人类社会特有的现象,是由人所创造,为人所特有的。在伊斯兰世界,宗教决定了人们生活中的所有行动,对这一宗教来说,技术是人们不得不一跃而过的防火墙,借以拒斥一个已变得年迈不堪的文明,并从现在的世界中找到新的刺激。早在50多年,布罗代尔就睿智地指出:“它选择什么道路既依靠自己,也依靠世界”。

  非洲对外部世界不够开放,而且开放的时间非常晚。但如果因此认为它长久以来紧闭门户,那就大错特错了。首先,非洲在古代的进步速度之快,丝毫不逊于史前欧洲,其显著的成功不仅表现在艺术方面,体现在贝宁令人赞叹的青铜器艺术和象牙雕刻艺术方面,在用植物纤维织就的布料方面同样令人叹为观止。非洲很早就有了冶金术,早在公元前3000年就有了铁。史前,非洲还有了“铁匠组织”。文献记载,“铁匠组织”几乎是史上最早的、最强大的、最令人惧怕的“行业协会”,其职权比当今文明社会的冶金工业部还要剽悍。一如布罗代尔在书中所言,“我们过去知道的那个非洲正变得愈来愈遥远,它的诗歌,它的舞蹈,它的艺术观念,它的宗教,它的为人朗诵或为人传唱的传说……”再加上“它关于过去、宇宙、人民、植物、动物和神灵的概念……就像我们从西方自身的例子中所了解的那样,如果现有的退化加剧的话,将会被洗涤干净”。

  布罗代尔对中国文化(或文明)的理解和掌握确有其不凡之处。比如,他分析说,历史证明,文明,尤其是印度文明和中国文明,“如果遇到的麻烦来自其疆域内蒙昧原始的地区,来自那里的吞噬森林的贫困的农民”,它们依然“会平安地存在下去”。另外,全书所提供的知识,连接了多种学科,几乎涵盖探讨中国古代文化(或文明)所必须研究的所有问题及领域,尤其是中国哲学史、文学史、通史所不能容纳或语焉不详的内容。但他毕竟还是难以摆脱他的历史偏见,对一些史实的评判是我们无法接受的,对明朝万历年间明军与朝鲜合力抗击日本“大阁王”丰臣秀吉入侵朝鲜的持续七年之久的战争(朝鲜史称壬辰卫国战争)的评述就是突出的一例。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