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南风为何要废掉晋惠帝唯一的儿子从而引发八

  西晋立国不久便爆发了一场持续十六年的内战,史称八王之乱,新生的政权因此走向崩溃,并迎来人所周知的五胡乱华时期。

  八王之乱何以发生?一个女人往往成为千夫所指的对象,即以“何不食肉糜”著称的晋惠帝之后贾南风。

  与其他女色亡国不同的是,贾南风被塑造成一个奇丑无比的女人,在颜值即正义的今天,这一特征使得很少有人对她做“同情之了解”,更遑论翻案了,对比赵飞燕、杨玉环、武则天等人,待遇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毋庸置疑,贾南风是一个权力欲极强的女人,她的政治生涯与八王之乱紧紧捆绑在一起。

  晋武帝司马炎死后,他的老丈人杨骏总管内外,成为国家的执政官。此时的贾南风虽然贵为皇后,却被杨骏压制,不得触碰丝毫政事,于是大恨。故而,她引楚王司马玮、汝南王司马亮为助力发动政变,诛杀了杨氏外戚集团,自此开启了八王之乱的第一阶段。

  但贾南风不满足于此,她之后又利用司马亮与司马玮之间的矛盾将两人一块击杀,最终取得了朝政的主导权,西晋也暂时进入了一段平稳的时期。

  如果局面沿着这一现状继续发展下去未必不是好事,但贾南风却又干了激起众怒的事——她把晋惠帝的独子愍怀太子司马遹给杀了。

  本就不满贾后主政的大臣与藩王,这下彻底爆发了,赵王司马伦率先起来反抗,发动政变将贾后废黜,并将其党羽全部诛杀。不过,大权在握后,司马伦不甘心只当一个执政大臣,而干脆自己称了帝。

  这又惹得其他藩王眼热,他们不干了,联合起来向京师进军,八王之乱就此扩大化,迅速发展成为一场全面的内战。

  回顾八王之乱的发展过程,可以看出,贾南风之废黜并杀害愍怀太子司马遹一事,是她最为人所诟病的一点,也是这一动乱变得不可收拾的关键节点。

  然而,这也是最令人费解的一件事:并无儿子的贾南风为什么要废掉晋惠帝唯一的儿子呢?

  其一,愍怀太子并非贾后亲子,她担心一旦晋惠帝去世而太子登基,自己很可能会被清算,重演杨氏外戚的悲惨结局。只有立自己的儿子为太子才能确保没有后顾之忧,但孩子这事不是你想有就能有的,怎么办?

  贾南风的招数是假怀孕,然后移花接木,把刚出生的小外甥韩尉祖当做自己的孩子。随后,她便开始了废黜愍怀太子的计划。

  其二,亲信贾谧的谗言与怂恿。贾谧本姓韩,后来因贾充无嗣而入嗣贾家。贾谧任职东宫,但他自恃为皇后家人而为人骄纵,并不把太子放在眼里。一来二去,他与太子关系闹得很僵,他自然不能让愍怀太子开心地成长下去。

  于是,贾谧向贾后进谗言,声称太子有铲除贾氏的阴谋,因而建议贾后先下手为强,然后另立一个听话和善的人。贾后被他说服了。

  他既然是贾后用来代替太子的工具,那么在废黜愍怀太子前,贾后必定对他皇后嫡子的身份广而告之。但这样一个关键性的人物,贾氏倒台之际,《晋书》却没有记载他的下场,这未免太过不可思议了。

  而当贾谧劝贾南风废太子时,其说辞却为,“如早为之所,更立慈顺者以自防卫。”假如贾后真的移花接木了一个儿子,贾谧的说法就很让人摸不着头脑了。实际上,从后来的情形看,贾谧与贾后两人试图另立的储君人选应该是淮南王司马允。

  所以,贾后养子以代愍怀太子的说法恐怕是时人的污蔑之词,好用来凸显贾南风的权诈与恶毒,即其初始便有废太子之心。

  从《晋书·贾谧传》及《晋书·愍怀太子传》来看,两个人之所以关系不和,起源于三件事:

  其一,有一次两个人下棋,期间为棋路发生争执,坐在一旁当看客的成都王司马颖立刻作色,批评贾谧不知上下礼。

  其二,贾谧去东宫给太子上课时,太子有时对他毫不理睬,而径直跑到后院玩耍。

  其三,贾后的母亲本来想要把女婿韩寿的女儿许配给太子为妻,太子也有这个打算,结果贾南风与她的妹妹贾午都不同意,而另外挑选了王衍的小女儿为太子妃。王衍还有一个长女非常漂亮,贾后则将她许给了贾谧。太子知道后,相当不爽,时有怨言。

  坦白说,以上的三件事都很难算是严重的冲突,更无关政治立场,且第三件事明眼一看,更是多的是愍怀太子个人的幽怨而与贾谧无涉。假如贾谧真的是因为这三件事而立志废黜太子,那么贾谧大抵就是个纨绔的官二代形象:心胸狭窄、骄横任性、目无余子,而且又毫无政治谋略。

  然而,《晋书·贾谧传》却又有自相矛盾的记载,一方面称赞他“谧好学,有才思”,另一方面,提到他与太子相处时,描述贾谧反应的用词净是“谧惧”、“谧患之 ”、“谧益恐 ”一类,显然与上述的人设极度不符。

  此外,与贾谧一道被时人称为文章“二十四友 ”的陆机,在元康六年写过一首嘲讽诗给贾谧,其中有“鲁公戾止,衮服委蛇,思媚皇储,高步承华。 ”诗中的皇储指的是愍怀太子,这里,陆机表达了他对贾谧刻意讨好太子行为的不齿。这又与《晋书》强调贾谧一向对太子骄横的说辞相矛盾。

  显然,贾后一党废黜太子背后当另有玄机,要探明这一点,我们必须放弃先入为主的成见。

  其一,扳倒杨骏、诛杀楚王司马玮而政局稳定不久,贾后便给愍怀太子的生母增加位号,而且又增加了东宫的守备军,使其数量达到一万人的规模,而这个军队的数量占到洛阳禁军总数的一半。

  其二,从元康元年到元康九年,这九年的时间里贾后不说谋废太子了,连下诏贬斥对方的举动都没有,如果贾后真的从一开始便有废太子的打算,何以如此?

  其三,之前提到太子婚姻问题,从《晋书》行文来看,史官认为贾后不让她的外甥女嫁给太子,表示其对太子的敌视。可如果真是这样,她为什么还要把王衍的两个女儿分别嫁给愍怀太子与贾谧呢,这分明是想交好太子的举动。

  此外,贾后的母亲一直极力调和双方的矛盾,临终之时还告诫贾后要她尽力与太子搞好关系。

  因此,合理的解释是,贾后一方起初努力想要交好太子,然而这一努力并没有成功,后党与东宫最终矛盾激化,而以贾后出手废杀太子为结束。

  那么,为什么会这样呢?这很大程度上要怪太子一方。史书一向遵循的是成王败寇的法则,对胜利者大肆渲染而回避他所有的缺点,仿佛是圣人般的存在,对失败者则极力污蔑而视其长处为无物,简直是魔王再生。

  《晋书》对失败者贾南风的刻画证明了这一点。可史官却只是拿容貌、私生活说事,而在核心的国家治理上只泛泛地说她“暴虐日益”,又给不出她残害忠良的资料。

  与之相对,尽管《晋书》力图把愍怀太子塑造成如戾太子一般无辜受难者的形象,但又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实在找不到他仁爱贤者的史料,而纨绔子弟的记载却是俯首皆是,于是我们看到《晋书》的行文到处充满着矛盾。

  如一面说太子“幼而聪慧 ”,称“贾后素忌太子有令誉 ”,并故意“宣扬太子之短 ”,但本传写的太子事迹却净是他爱好享乐、不尊师长、性情暴躁、贪图美色等,根本看不出有何君子之风,这用得着贾后捏造宣扬吗?

  又如上面提到过的婚姻之事,贾后不把自己的外甥女许给太子的真实原因我们不得而知,但能因此证明她对太子的敌视情绪吗?

  恰恰相反,她让贾谧与太子同娶大臣王衍之女以结为连襟,结好的意图再明显不过了。可笑的是,为了证明贾后对太子的不满,史书却硬说贾后特意把漂亮的长女嫁给贾谧,而将姿色一般的许给太子,颇令人无语。

  显而易见,愍怀太子是一个心胸狭窄、脾气骄横、任性妄为而又缺少政治才干的一个人。当这样的一个人慢慢长大后,他自然会对贾后的垂帘听政心生不满,而又由于他缺少韬略,这种不满必定直接显露出来,因而为人所知晓。

  如此一来,贾后与东宫的矛盾便逐渐增加,双方的猜忌与日俱增,以致成彼此不容之势。

  而最先图谋发动政变的,其实是支持太子的势力,如中护军赵俊曾力劝太子废后,护卫东宫的左卫率刘卞又试图联合重臣张华图谋废后,正如吕思勉所指出的,“自朱振以降,赵俊、刘卞纷纷欲奉太子以倾贾后,式乾之事,安敢谓必出虚构?” 只是由于缺乏决断的领导,这些阴谋都没有真正发动起来。

  然而,局势已经变得越来越紧张,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最终,谋略更胜一筹的贾南风果断出手废黜了愍怀太子,并在探知大臣试图拥立废太子后而立刻将其赐死,这自然是政治斗争下的必然结果了。

TAG标签: 八王之乱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