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晋末年的“永嘉之乱” 成了亡国的代名词(组图

  西晋末年有个年号叫“永嘉”,在历史上相当有名,对于两晋臣民来说,更是刻骨铭心。因为在永嘉五年,匈奴攻破洛阳,西晋的第三个皇帝晋怀帝被俘,称为“永嘉之乱”。“永嘉”也就成了亡国的代名词,就像一提到崇祯就想到明亡一样,有着流不完的泪水,数不尽的伤痛。

  一曲哀歌声起:从今别却中原路,化作杜鹃泣血归。来看看“永嘉之乱”的来龙去脉。

  在长安,司马颙容不了他,派给司马颖1000人,要他征讨司马越。1000人能有什么用呢?相当于公开声明:你自行了断吧。司马颖辗转多地后,走投无路,听到公师籓起兵的消息,准备去投靠。

  途中,他被司马越的人捕获,抓到邺城。因为邺城曾是司马颖的大本营,司马越的下属担心他名望高,有人劫狱,发生激变,决定就地处决。司马颖临死之前,知道他将离开深深眷恋的红尘,对看守他的人叹息说:我死以后,天下安定呢还是不能安定呢?自从我被放逐,至今两年了,都没有洗过澡,取点热水来让我洗洗吧!

  他的两个儿子嚎啕大哭。司马颖叫人把他们带走,洗过后头朝东,披散着头发睡下,让看守的人缢杀自己,年仅28岁。他的两个儿子也随即被杀。

  他线个月,之后颠沛流离却有两年多。为了登上那无限风光的绝顶,付出了跌入万丈悬崖的代价。他死的时候,所有的随从中只有卢志一人跟着他。几年后,卢志被匈奴人抓获后被杀,满腹才华一生都没有得到施展,埋葬于茫茫草原之中,无穷的惆怅与惋惜飘散在蓝天白云之下。

  司马颖奔往黄泉的路上并不孤单,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等等我”。那就是置他于死地的司马颙,他不久就被司马越击败,准备向司马越投降,半途中被杀,在马车上被人活活掐死。

  紧接着,同年11月,白痴皇帝司马衷死了,他是吃了一个饼子后死去的,相传是被东海王司马越毒死的。但没有确凿的证据,因为作为一个权臣来讲,一个痴呆皇帝更容易控制,何必要杀他呢?这成了一个千古之谜。

  惠帝的弟弟豫章王司马炽即位洛阳,史为晋怀帝。对他来说,这是个悲剧,因为他从来不想充当这个英雄,一直往后缩,结果被人背后一脚,踢到了舞台中央。

  司马炽7岁的时候,父亲就死了。没有后台,他为人低调,不喜欢和人打交道,唯一的乐趣就是看古籍书,做历史系的教授是最适合的工作。但是命运就是这样捉弄人。司马氏中凡是想出人头地的,都一个接着一个去阎王殿报到。司马炽越是沉默,声望就越高。

  306年,晋惠帝驾崩,由于后人全死了。“八王”中司马越笑到了最后,掌握大权,觉得这个小伙子老实本分,容易掌控,和惠帝血缘又近,就立他为帝。

  司马炽亲历了西晋的沧桑巨变,本已心惊胆颤。但他这一年24岁,当千万束的灯光突然聚焦到他身上时,他热血沸腾了,挺直了腰板,决定尽一生的力量演好这部剧,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

  永嘉从字面理解是“永远吉庆、美好”,司马炽还有一层心思。在他出生在豫章的时候,传说有“嘉禾”出现于豫章郡,望气者说“豫章有天子气”。“嘉禾”是指生长奇异的禾,比如一颈有双穗、或多穗的禾,古代认为是天降祥瑞,或者说这里有大人物出现。

  他不想做傀儡,让司马越后悔不已,自打耳光痛骂自己看错了人,双方开始勾心斗角。司马炽鼓动一个个地方诸侯反司马越,司马越于是忙着灭火,平定叛乱。就在君臣明争暗斗时,他们渐渐发现,西晋能控制的地盘越来越少,洛阳已成了一座孤城,匈奴兵步步逼近,渐成包围之势。

  “汉”的第一代皇帝刘渊死了,他几次进攻洛阳,功败垂成,带着一生的遗憾撒手西去。西晋最高军事统帅司马越,在内忧外患中日益焦虑,病死了。

  但双方的继承人大不相同。“汉”是太子刘和继位,属于文弱书生。弟弟刘聪,也就是刘渊的第四个儿子久握兵权,尾大不掉。刘聪不久杀死刘和,夺得了帝位。继续刘渊未竟的事业,率领大将石勒等继续攻打洛阳。

  西晋的继承人是大名士王衍,因为他的声望最高。王衍开始做了一个豪气万丈的举动,把自己的车子都卖了,表示自己不逃了,死守洛阳,坚持到底。但过了不久,就顾不上名士风度了,居然扔下晋怀帝,率10万大军公开逃跑。公开的理由是护送司马越灵柩回到东海封国,这10多万大军是西晋最后的一点资本。

  石勒听到消息,只带了几万人一路狂追,西晋的军队出城不久,就乱成一团糟,相互践踏如山。

  最后10多万士兵全部被杀,大批王侯贵族被俘,战争结束后,石勒把他们喊到了面前。因为王衍的名气最大,石勒就问他:你对西晋的灭亡怎么看?

  王衍卑劣的人品坚持到了最后一刻,说:我年轻的时候就不喜欢参与政事,我做官都是别人强迫的。西晋的灭亡和我没有什么关系,这是天命。

  石勒开始当他是明星偶像,哪知道一张口显得无比俗气。越听越是恼火,大怒说:你名声这么大,位置这么高,年轻时就被重用,现在满头白发了,怎么能说不参与朝廷政事呢?西晋的灭亡,正是你的罪过。

  王衍一听,连连乞求保命。石勒失望至极,命人把王衍押下去。当天夜里,石勒都不愿意拿刀杀他们,命人推倒围墙把这些王公贵族全部压死。西晋最后一点资本就这样化为乌有,在城内的皇帝又能做些什么呢?

TAG标签: 永嘉之乱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