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奇:欧洲海权博弈的新瓶旧酒

  近来,地中海世界颇不太平。在西侧,地中海与大西洋的接连处,英国和西班牙重启了直布罗陀海峡之争,甚至有可能影响英国脱欧进程;在东侧,地中海的延长线上,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刻赤海峡之争闹得不可开交,火药味十足。

  美国军事专家马汉的《海权对历史的影响》,法国历史学家布罗代尔的《地中海与菲利普二世时代的地中海世界》,都因关注历史上地中海的联通与博弈而成为经典名篇。实际上,从欧洲各国海权意识觉醒,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终结,围绕地中海及其延长线黑海的海权博弈,一直是欧洲国家间战争的主题之一。

  1713年英国与西班牙签署《乌特勒支条约》,迫使西班牙将直布罗陀割让给英国,之后直布罗陀一直由英国掌控,但西班牙始终并未放弃对直布罗陀的主权声索。2016年的英国脱欧公投中,直布罗陀人口的绝大多数支持留在欧盟之内。

  现在表面问题是直布罗陀是否要适用英国与欧盟签署的脱欧协议,背后问题则是在英国脱欧背景下,西班牙介入直布罗陀的热情被再度点燃。但若追根溯源,矛盾的源头在300年前。

  关于沟通黑海和亚速海的刻赤海峡之争,则跟2014年的克里米亚危机关联在一起,因为刻赤海峡位于克里米亚半岛东部。从17世纪末开始,沙皇俄国就想吞并克里米亚,这一梦想在1783年叶卡捷琳娜时代终于变成现实。

  二战期间,德国也曾经倾重兵想夺取克里米亚及刻赤海峡,苏联进行了顽强抵抗,最终驱逐外敌。二战结束后,1954年苏联中央将克里米亚划归加盟共和国乌克兰管辖。苏联解体之时,克里米亚仍属乌克兰,但俄罗斯的黑海舰队一直使用着克里米亚的军事基地。

  2014年俄乌关系激化,克里米亚宣布并入俄罗斯,这成为此后俄乌矛盾冲突的焦点。如果回溯历史,当下俄罗斯绝不愿在刻赤海峡问题上稍有回让,同样可以追溯到300年前沙皇俄国时代的地缘诉求。

  历史流经300年,国家组织形态变了,地区局势变了,直接通过战争夺取领土的可能性也消失了,但地中海东西两侧的海权博弈竟一如既往。

  无论是苏联还是欧盟,都曾以为可以通过国家联盟的方式来消弭地缘之争,甚至消弭联盟之下各国清晰的地缘边界。这既是苏联时期赫鲁晓夫敢于将克里米亚划归乌克兰管辖的原因,也是欧盟直到十几年前一直要努力推动欧盟宪法的原因。但问题是,国家联盟并不一定会结合得更为紧密。1991年庞大的苏联轰然崩解,克里米亚及刻赤海峡问题产生了;今时今日,英国要退出欧盟了,直布罗陀问题重现了。

  但海权博弈的回归是在新的历史背景下,也就有了新问题。今天的海权博弈在传统的地缘战略思考之外,添加的最重要的内容就是族群认同,也就是对于作为群体选择倾向的重视。

  因而俄罗斯占据克里米亚及刻赤海峡,其理由是克里米亚民众是通过公投自愿并入俄罗斯的;英国在与西班牙就直布罗陀问题进行争衡时占据优势,也是因为尽管直布罗陀民众并不愿意脱欧,但这些民众更是直接回绝了西班牙想直接介入直布罗陀事务的诉求。

  冷战之后伴随着全球化的日益推进,曾经我们认为经济边界的扩展也可以推动认同边界的扩展,地缘政治诉求因而很可能退居其次,全球治理应该一路高歌;如今我们发现认同边界的扩展并不容易,地缘政治的复兴又在上演,也许欧洲海权博弈的新瓶装旧酒正是一种提醒。

  新年伊始,台海两岸官方互怼升级,蔡英文挑战九二共识的火力也不断升温。你对新的一年两岸关系走向有何看法?(2019年1月7日开始投票)

  第三方公司可能在早报网站宣传他们的产品或服务。不过您跟第三方公司的任何交易与早报网站无关,早报网将不会对可能引起的任何损失负责。

  在中国的用户请游览为了享有更好的电子报阅读体验,请下载应用请输入关键词搜索热词你错过了吗?今年哪个字让你感触最深?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